☼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突然出现!(〃'▽'〃)



问一下大家

是比较想看睡前小故事集

还是比较想看沙雕ABO一发完?

然后是铁盾还是盾铁?



两题都单选!单选!

有人投诉我很久没发过猫猫了


给作业好多的 @catheriiian (〃′▽`)你不写我写啦



“嘿小伙子。”你挨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上面的汗还没干,摸起来凉凉的。

“今天打算看什么?”你这么问他。


“噢!”然后你看见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所以说年轻人永远有用不完的力气,下一秒你盯着他套上裤子按开影碟机从衣服堆下面抽出一盒DVD动作流利一气呵成,于是你又这么感叹了一遍。


“今天,今天看小美人鱼。”他一手从冰箱里夹出两瓶啤酒,一手连人带被子把你从危险的床沿搂了下来。


屏幕上的制片厂标志缓缓淡去,他的啤酒瓶适时欢呼一声,噗呲——

“哒哒哒哒!”他哼起来了,眼睛亮亮的。


“我现在开始怀疑了。”你咽下一口全是泡沫的啤酒,回过头去瞪了一眼这个开始哼片头曲的大男孩儿,“你究竟为什么要来我的拖车?”


“为了你。”他急匆匆地吻了吻你的额头,“完全是为了你。”


大骗子。你窝在他怀里腹诽。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明明只有那条绿油油的尾巴,还有红红的头发。



(完啦)

桃糖啊 會一起窩在拖車裡看迪士尼動畫片的吧(開始妄想

要向桃糖道歉:不寫分手了,我怕你倆發糖我溺亡。

别的rps可能是同人给正主拉红线
桃糖
是他俩拿纤绳把我捆起来荡悠悠

学院探鹰 含盾铁冬叉提及 

赠予悠博老师及老师的手书💖



1
“Baby~This is what you came for~🎵”

一米开外的Stark啪的一声弹开呼吸面罩,猛的扒下乳胶手套甩到这家伙头上,“能不能收一收你的傻瓜表情?”实验室爆炸专家第一百零一次抱怨道,“呼吸面罩都过滤不掉你散发出来的傻瓜分子。”

“即使我的生物成绩只有你的百分之七十我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傻瓜分子只有傻瓜Tony Stark。”Barton头也不回地同他拌嘴,“还有——”
“第一条短信就约他出去会不会进展太快了。”

“会。”Stark用力地盖上面罩,“基于你是Clint Barton而他是天杀的Phil Coulson,你约不到他的。”

“你约到Steve了。”

“我可是傻瓜Tony Stark。”

“到底会不会太快了?”Clint从今早起床开始第一次将自己的眼睛挪离了手机屏幕(和上面那个该死的备注),转过头去盯着Tony,那眼神盯得他心里发毛。“会。”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音节。

“那第二条再约。第一条短信发什么?”

“……我再给你三十秒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的实验室。”

“Baby~This is what you came for~🎵”

爆炸专家扔下手里拔不出来的橡胶塞,彻底绝望了。
Hawkeye is no more a cool guy.


2
“Nat我告诉过你七八百次了你有空劝劝Barnes吧他那对象真的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天天脸上涂得横的竖的黑条条像Tony当童子军那回画的我给你讲那次夏令营我还自己敲了一把弓把Steve的苹果给射了结果第二天他——”

“噢嘿,Coulson,早上好。”

“早,Romanoff。你也早,Barton。”

“呃Ph——啊不是Coulson你也早啊哈哈哈……”

……

“你这样很没礼貌。”Natasha继续低头按手机,不用抬头都知道旁边这人脸红成什么样了。
“还有,如果你打算继续这么同手同脚的话,你就自己回教学楼吧。”
“Nat——!!!”
“小声点,他还没走远。”


3
“你要应聘……图书管理员?”
Steve的眉头皱得能夹住一张名片。

“是的,Mr.Stark-Rogers.”
Clint学着他的样子皱起眉头。

(噢他脸红了,Steve这样子和在夏令营他发现自己“每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的物质基础很不巧地被Clint用那个小木弓射成了莲藕时一模一样噢对了那一次——)

“所以,为什么突然要成为管理员了。”
学生会长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这家伙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了。并且讨厌他脑子里的东西,不全是因为苹果。

“因为你们的图书管理员,啊不我是说学校的图书馆,图书馆还是很赞的。”Clint尽量表现出一副很靠谱的模样(失败了),“我渴望成为茫茫书海中的一分子。”

“……因为Coulson下周开始值班?”

“是的长官。谢了长官。”

Clint真心地感谢Tony教会了Steve这么多,察言观色的能力。



探鹰  含盾铁


Clint Barton讨厌在公共频道里调情的同事们。

左耳边是被幻术控制的野生麋鹿在卖力地尖叫,右耳边是Tony Stark在公共频道里折磨他的耳膜。
“Cap!”美国队长身前那只可怜的小疯子应声倒在了钢铁侠的麻醉枪下,“要我说骑它可不会是个好主意,你会累瘫的。”Clint发誓他绝对在面甲下抛了个那种眼神

“公共频道——”鹰眼动作流利地从背后抽出麻醉箭扎中冲来的成年鹿,拉长声音怪叫道。

“你不能因为你的长官不在而阴阳怪气的。”Tony侧身一炮炸了他泄愤性质的飞箭,“需要我打个电话给Coulson投诉他的部下竟然袭击队友吗?”

“最好闭嘴,Stark。”Coulson的声音平静得像是坐在办公室里喝茶,“咬重某些单词对找到Loki毫无帮助。”

“不你知道我不会听你……”

“Barton。”Coulson完全不在乎似的打断他。

“Uh?”被点名的男人微微诧异。

带着耳机的队员们都能听见探员那声不轻不重的叹气。
“不许受伤。”
咔,一人已退出公共频道。

“公共频道——”Tony学着他的语气怪叫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那点长官与部下的小玩意。”他的手甲在铁壳头边上比了比,Natasha为此短促地笑了。


FIN.
my亲亲茗点的@霁茗 

探鹰


很难得的,Coulson扯起了鼻鼾。

他身旁的男人一动不动,只剩一颗疲惫的脑袋还在咻咻咻地运转——历史记录检索完毕,这是长官第一次(他们滚成一团之后第一次)打呼噜。

要不是因为他的呼吸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完美的节奏(很可能是培训出来的)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吹拂着弓箭手翘起的发尾,后者很可能早已拉满床底的弓将这个冒牌货射成了马蜂窝。
——说笑的,他现在没那个力气。
Coulson的整条腿正压在他的下身,除去这个显然不对劲的问题,Barton现在也的确累得浑身发疼。他完好的肌肉们都在哀嚎,没有因为这条结实大腿的压迫而呻吟出声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至于对方的鼻鼾,不,这会让他丧失接下来宝贵的七小时睡眠。

“Phil。”他的脸皱成一团。
身后的人动了动,极其轻微地,然后归于平静。

“长官。”Barton发觉自己听起来无助,只能寄希望于这个词去启动对方的什么潜意识开关。
“……Uh?”感谢上帝,这奏效了。

“我睡不着。”Barton尽力让自己听起来正常,至少不像个没事找事的Stark,“你在打呼。”
紧贴在背后的身体没有动静,过了好一会儿(Clint对于他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来清醒感到无比难以置信)才深吸一口气,“我以为我已经搞定你了。”尾音还泡在困意和鼻息之中。

操。Barton的脑袋大叫一声。

“你真的在打呼。”他现在不止是无助了,“以及,如果你打算知道的话,你还没完全搞定我。”
不,他的眉毛没有挑起来,语气里也没有挑衅。

“可能是。”Coulson动了动,转而埋进他的颈窝叹了口气,“可能是我太累了。原谅我。”

噢操。第二次大叫。

Barton闷出一个单音表示不满,不过管他呢,后面这家伙绝对又睡着了。所以再次澄清:他没有期待过任何一秒今晚会有第二轮,没有,他的长官累了,所以没有。

但不得不承认,今天的确是操蛋的一天。鹰眼最后叹了口气(学着某位鼻鼾先生)。毕竟Phil Coulson花光了他的所有力气去躲开难缠的Loki,光是凭这一点他就值得一两个诺贝尔菲尔兹或者什么奖。
原谅他了。Barton瘪着嘴闭上眼睛。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