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

嘉嘉
我的大宝贝嘉嘉
即将见到
草草
我的大天使草草
天啊
嘉嘉见草草
草草见嘉嘉
我嫉妒到晕厥

(↑像极了闺中怨妇)


我疯了别找我我疯了我说不出话了我我我是谁啊我不知道我靠我疯了这什么啊

他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的魅力有多大?

他到底怎么
这么好看?

救命
我被他一枪打在心上了

【桃糖】当他不再需要为你失眠

☆嘻嘻



斜后方的音响尽责地摩擦着耳膜,镭射灯下的男女扭摆腰肢,被谁碰洒的鸡尾酒在地毯上散发余香。气氛恰恰好,却总有人独立在这之外。
他们肩并肩坐着,面朝舞池,背靠吧台。调酒师敲击流理台的震动传到Chris的脊柱上,舞池刺眼的灯光被Downey领口别着的墨镜反射到他的下颌。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没有了。”


接着又是一段格格不入的沉默。Chris望着不远处舞台上的钢管出神,上面女孩的身影却没能在他的大脑皮层上足够清晰地成像。
Chris到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两人之间没有温度的空白。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他这么问自己,像在每一个独自失眠的凌晨。


Downey的皮肤近在咫尺——他那温热的皮肤、柔软的皮肤、他那Chris再熟悉不过的皮肤——只消一个肱二头肌紧绷的拉拽就能将他锁进怀里,美国队长的扮演者拥有强迫他一整晚都无法离开半步的力量,他无比熟悉且曾经热爱的力量。


但他们真的到这儿了。
身旁的男人终于站起身——没有经历文艺片里才会出现的入骨般用力的拥抱——他拍拍Chris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一如这之前的那么多个沉默的夜晚。


高跟鞋碾在碎玻璃上的刺耳声响盖过那人刻意压低的关门声,混合威士忌与玛格丽特的气味席卷而来吹散了他先前的雏菊气味,逐渐裸露的皮肤和刻意拉长的眼线涌进Chris的视线,他却依旧坐在人群之外,纹丝不动。
人们胡乱地灌酒,任凭杯沿的液体顺着脖颈的曲线蜿蜒而下,混着汗水洇湿胸前一片。烟灰漂浮在空气中,高脚桌旁的情人们面红耳赤地吮吸对方的嘴唇,过剩的唾液挂在嘴角反射着吧台的光。


“有兴趣喝一杯吗?”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声音,那个走下舞台的女孩如蛇一般的手臂缓慢地缠上Chris的肩膀,她漂亮锁骨上的亮片随着贴近的动作反射七色的光,男人抬头一眼望进了女孩棕黄的眼眸——
“当然。”他笑道,眼里的醉意与那场相遇前仿佛一模一样。


【桃糖】今天Jim辞职了吗?

☆同一个经纪人梗!经纪人名字是@Stark-Rogers 给的
☆后续会重新编辑在这篇的后面,请注意刷新!



今天Jim辞职了吗?没有。


1 经纪人的烦恼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制度值得在形成之前就被全美利坚人民投票否决掉,那么Jim会第一个提名例行酒会。

倒不是说Jim有多讨厌酒会——事实上这很好,能允许他领着“天使们”(他是这么称呼他负责的艺人们的)去见见前辈们以及高层们,同这家公司签约的大明星不少,Jim从来擅长利用机会,而“天使们”自然也懂得如何配合。

听起来很好,而且公司外聘的厨师总是能掐准酒渍樱桃蛋糕的甜度。所以没错,除开在Jim手机通讯录里备注为“Kid1”和“Kid2”的两位先生,一切都非常美好。

[信息正在发送至“Kid1”……发送失败]

Chris去哪了?他的手机关机了。——Jim
他在我这儿。——Kid2
让他过来见个人。——Jim

Robert?——Jim
噢抱歉,怎么了?——Kid2
叫Chris过来一趟,我在入门第二根柱子后面。——Jim
他去上厕所了。——Kid2
好吧,那等他出来之后。谢了。——Jim
不客气。——Kid2

你最好别告诉我他上了四十分钟的厕所。——Jim
我很抱歉,亲爱的,但是Chris貌似已经回去了。——Kid2
什么?这个小混蛋。那你现在能过来吗?上次那位制片人回国了,她想见见你。——Jim

呃……我现在可能不太方便。——Kid2
如果你说的“不太方便”是指你和Chris,在车里不知道为什么缠成一团,嘴巴和嘴巴不知道为什么黏在一起,那么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Jim
还有,把车窗升上去!!!——Jim

真的很抱歉:(——Kid2
我会辞职的,我真的会。——Jim
你不会的:)——Kid2

☆冬叉 铁盾 ABO世界观 完全不含dd


朗姆洛其实不怎么在乎巴恩斯闻不闻得到信息素,毕竟他是个纯种的Beta,信息素寡淡得他自己都闻不出来。所以相比起神盾局那帮一见到巴恩斯就恨不得把八辈子积下来的信息素一次性轰出来熏得他晕头转向的Omega们,朗姆洛其实很乐意这家伙的鼻子在这方面失灵。
加上他俩一向黏得几乎同进同出,别说是Omega们胯下那根小玩意了,就是巴恩斯这股子穷冬烈风的信息素也插不进去。

但问题是,这世上总会有比“寻常”威力强大的一级,我们通常称这个为“超常”。
而史蒂夫罗杰斯的信息素就是所谓的“超常”。

“他很香。”一次任务结束后,巴恩斯忽然这么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谁?”朗姆洛皱眉。
“史蒂夫。”巴恩斯算是用力地耸了耸鼻子——难得的面部动作,“我闻见了,他身上很香。”
朗姆洛握着方向盘的手猛然收紧。

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说“噢那美国队长的信息素可真是强劲”还是说“恭喜你的鼻子终于派上用场了”?不,无论说什么都糟糕透了。

不是说朗姆洛没有猜想过他俩之间会不会有过什么。拜托,一个信息素爆棚不光能把斯塔克迷得找不着北甚至能在非发情期熏得朗姆洛一个Beta都睁不开眼的金发碧眼Omega,以及一个前九头蛇现神盾局第一男模一根大兄弟动不动就操得朗姆洛合不拢腿还能随时随地脱裤子发情的Alpha,还他娘的是几十年的老朋友铁得像两只八爪鱼一样,是个人都会认为他俩以前有过一腿。
但朗姆洛不在乎以前怎么着,毕竟这混蛋现在躺的是他的床睡的是他本人,那位迷人Omega怎么的都是过去式了。

可问题在于信息素。
巴恩斯能屏蔽一切寻常Omega的信息素,却唯独能闻见罗杰斯的情欲气味。朗姆洛过不去的坎在这儿——他没有信息素,他没可能揪着巴恩斯的衣领问他“那我俩谁的更香?”

这事儿突然难办起来了。朗姆洛捏紧了方向盘。
他还不打算这么早把一切摊开来说,当年九头蛇分配的“军妓”都没能拆散的东西他不希望几十年后被自己摔碎。他微微侧头去望向巴恩斯,这个对于他内心活动一无所知的臭小子还在发愣地回想老朋友的味道。

“那应该是芝士培根卷。”巴恩斯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顺带吞了口口水,“待会儿我们交完任务去大厦里吃晚饭好不好?史蒂夫的培根卷真的很好吃。”

五秒过后——咔。方向盘上的塑料凹槽被硬生生掐断了。
“行。”朗姆洛皮笑肉不笑道,牙齿咬得咔咔响。

巴恩斯直到吃完饭回家都没想明白:培根卷有什么不好的?


我喜欢这条推是有很多原因的……

【盾铁】一次不构成威胁的AI背叛

祝my亲亲茗 @霁茗 生日快乐😘茗总真的宇宙级可爱大家都来爱茗总吧😭下面查收你的醉酒(可惜没颓废精神得胡言乱语的)盾啦!!! (不好吃的话都是因为茗总在我赶稿的时候催我磕镇魂(不是



还记得上次那瓶,气得朗姆洛第二天下午才有力气上门投诉“斯塔克的奸商行为”的,超级士兵专用威士忌吗?

按计划它应当一早就被锁进了密码长得能塞下复仇者全员全名的保险柜里,在朗姆洛的咬牙切齿和在某位即便屁股疼得要命也还是要扛着枪炮打怪兽的复仇者的机密操作下。

可是你猜怎么着?它现在正被史蒂夫罗杰斯AKA美国队长握着,倾斜三十七度角往他杯里灌注罪恶的液体。


天知道史蒂夫是怎么找到这瓶威士忌的。


“你确定我们设密码的时候——”

“真的少写了‘娜塔莎’的前两个a。”朗姆洛皱着眉头嗦吸管,“你说他俩没有共享密码的习惯?”

“那我看不出来。”托尼使着双倍的力道嗦吸管,“不过我看得出来待会儿肯定没好事了。”

朗姆洛拍拍他的肩膀,“尽量都带套。”他听起来是该死的真心诚意。


放在平常这事儿可能还好解决一点——无非是组织者打着哈哈宣称美国队长被仙宫蜜酒打败啦他的绝佳男友只好先行一步带他回去抱着小熊玩偶睡觉啦——之类的,托尼擅长这个,所以没问题。

问题在于今天是个“百分之百免酒精”的派对,全场只供应饮料果汁和几位固执英国人的茶,克林特和他闺女还趴在吧台上嗦橙汁,娜塔莎的杯子里难得的只有蜂蜜柠檬水(天知道里面其实是什么)。所以你总不能义正言辞地宣布美国队长竟然破戒喝上酒还喝多了对吧?孩子会哭的。


“需要配枪吗?”朗姆洛用手肘捅捅托尼。

“如果星期五一如既往的得力,那么不用。”托尼瞄了一眼墙角的监控摄像头,猛地一下吸光杯里剩下的苏打水,站起来望向朗姆洛的眼神都像是准备提着匕首上战场,“天佑美利坚。”他喃喃着走向自己的男友。


“你好。”史蒂夫的眼睛几乎在看清他的一瞬间亮了起来,“斯塔克先生。”

托尼噎了一下,“是的,罗杰斯先生?”

“我以为你会很忙。”史蒂夫的眼睛黏在他身上,里头要么是掺了蜜糖要么是掺了胶水,“忙得没有时间来陪陪我。”

他听起来值得一百个吻。托尼心想。


“我当然不会忍心抛下你。”托尼忍不住扶着他的后脑勺吻了吻他的额角,“抛下你……坐在这儿喝这个。”他指指那瓶橙黄的液体,“你知道今天是不允许酒精的对吧?”托尼努力摆出责怪的模样(不,其实他根本没有责怪的表情可以用)。

“我知道。”史蒂夫答得倒是很快,“但是也没有人允许你离开我这——么久,斯塔克先生。”他倒是有一个很标准的“责怪的表情”,带着泛着微醺粉红的两腮。

他值得一千个。托尼在心中加价。


“我很抱歉。”托尼停在史蒂夫脑后的手将他搂到右胸口,下巴在他的头顶蹭了蹭,“那么怎样可以让罗杰斯先生原谅我?一个绝赞的吻?”

“唔……”史蒂夫鼻腔里呼出的热气喷在胸口,透过衬衫都能让托尼的心脏烧起来,“不止。”他最后含糊地答道——绝对喝醉了的含糊,“你欠我不少呢。”

托尼挑起眉毛,“我还欠你什么,亲爱的?”

“你还欠我......你还欠我前天的早安吻,还有上周末的那两个......”史蒂夫的手臂松松地环上他的腰,可能已经开始发疼的额头压在托尼的胸前碾来碾去,“你本来说好了回来补给我的。”他抬起头,带着他的“责怪表情”和一双不甚清醒的蓝眼睛。

一万个。托尼的大脑开始充血。再加一万个。


“我想我可以带你回房间,然后我们把这些都补回来。”托尼顺着他的手臂肌肉线条摸到他的手,熟练地缠上他的手指,“没有中断地。”他凑近去直勾勾地盯着史蒂夫。

再不带走这个对自己的醉酒一无所知的男人他就要当众升国旗了,而他有信心自己可以——

“不行。”史蒂夫几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语气严肃得像是在下达作战命令,“你得在这里,在这里吻我。”

这绝对违法。托尼在心里喊救命。

“史蒂夫,我们不能在这,像春天的兔子一样发情。”他的最后一丝自制力正不甘心地扒着悬崖边。

“否决——”史蒂夫打断他(还是摇摇晃晃的作战命令语气)“现在,马上,我的士兵。”

  

你听过美国队长的“我的士兵”吗?好吧,总之那点自制力跌下去了。托尼低头猛的一下堵上他的嘴,把剩下的什么抱怨什么不满全部舔回了史蒂夫的喉咙里。这绝对违法。托尼勉强分出一点神这么想到。在禁酒派对的角落里同喝醉的美国队长接吻,这绝对违法。

“托尼......”被反客为主开始乱了节奏的男人可能好几个月都忘不了他丈夫此时眼中的侵略性,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心想如果星期五有什么叫“美国队长危险警报”之类的东西那么现在该启动了。

“托尼……”噢操他的舌头——“好姑娘!”

啪!屋里的所有灯听话地灭了。

“等你明天醒酒了之后我再找你算账。”托尼骂骂咧咧地把几乎整个趴在他身上的史蒂夫拽下来拉着穿过吧台后方往私人电梯走。

叮咚。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说真的,戴套。——布洛克朗姆洛”

叮咚。

“操你的。——托尼斯塔克”

叮咚。

“是操你的,他操你的。——布洛克朗姆洛”



彩蛋:

星期五的确是一个称职的人工智能管家,她会在主人需要她的时候为主人提供落荒而逃的机会,不过当然,她也会通过计算概率而决定告诉那位闷闷不乐的贮藏室入侵者:“请在密码盘上输入复仇者联盟全员的全名,注意省去‘娜塔莎’的前两个a。不用谢,罗杰斯队长。”

听说俄国人会将愿望纹在后颈。

那如果巴恩斯纹上“Bones in my bones.”
朗姆洛会不会纹“Winter's never c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