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我何时才能记起随缘的账号!

抱抱看完预告的大家。゜(ノ)´Д'(ヾ)゜。゜

桃糖啊 會一起窩在拖車裡看迪士尼動畫片的吧(開始妄想

要向桃糖道歉:不寫分手了,我怕你倆發糖我溺亡。

别的rps可能是同人给正主拉红线
桃糖
是他俩拿纤绳把我捆起来荡悠悠

☆冬叉 铁盾 ABO世界观 完全不含dd


朗姆洛其实不怎么在乎巴恩斯闻不闻得到信息素,毕竟他是个纯种的Beta,信息素寡淡得他自己都闻不出来。所以相比起神盾局那帮一见到巴恩斯就恨不得把八辈子积下来的信息素一次性轰出来熏得他晕头转向的Omega们,朗姆洛其实很乐意这家伙的鼻子在这方面失灵。
加上他俩一向黏得几乎同进同出,别说是Omega们胯下那根小玩意了,就是巴恩斯这股子穷冬烈风的信息素也插不进去。

但问题是,这世上总会有比“寻常”威力强大的一级,我们通常称这个为“超常”。
而史蒂夫罗杰斯的信息素就是所谓的“超常”。

“他很香。”一次任务结束后,巴恩斯忽然这么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谁?”朗姆洛皱眉。
“史蒂夫。”巴恩斯算是用力地耸了耸鼻子——难得的面部动作,“我闻见了,他身上很香。”
朗姆洛握着方向盘的手猛然收紧。

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说“噢那美国队长的信息素可真是强劲”还是说“恭喜你的鼻子终于派上用场了”?不,无论说什么都糟糕透了。

不是说朗姆洛没有猜想过他俩之间会不会有过什么。拜托,一个信息素爆棚不光能把斯塔克迷得找不着北甚至能在非发情期熏得朗姆洛一个Beta都睁不开眼的金发碧眼Omega,以及一个前九头蛇现神盾局第一男模一根大兄弟动不动就操得朗姆洛合不拢腿还能随时随地脱裤子发情的Alpha,还他娘的是几十年的老朋友铁得像两只八爪鱼一样,是个人都会认为他俩以前有过一腿。
但朗姆洛不在乎以前怎么着,毕竟这混蛋现在躺的是他的床睡的是他本人,那位迷人Omega怎么的都是过去式了。

可问题在于信息素。
巴恩斯能屏蔽一切寻常Omega的信息素,却唯独能闻见罗杰斯的情欲气味。朗姆洛过不去的坎在这儿——他没有信息素,他没可能揪着巴恩斯的衣领问他“那我俩谁的更香?”

这事儿突然难办起来了。朗姆洛捏紧了方向盘。
他还不打算这么早把一切摊开来说,当年九头蛇分配的“军妓”都没能拆散的东西他不希望几十年后被自己摔碎。他微微侧头去望向巴恩斯,这个对于他内心活动一无所知的臭小子还在发愣地回想老朋友的味道。

“那应该是芝士培根卷。”巴恩斯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顺带吞了口口水,“待会儿我们交完任务去大厦里吃晚饭好不好?史蒂夫的培根卷真的很好吃。”

五秒过后——咔。方向盘上的塑料凹槽被硬生生掐断了。
“行。”朗姆洛皮笑肉不笑道,牙齿咬得咔咔响。

巴恩斯直到吃完饭回家都没想明白:培根卷有什么不好的?


首先非常非常感谢你愿意用心地告诉我这些,这是四月以来最让我感动的事,真诚地谢谢你。
夏天这篇桃糖也是我最喜欢的,很高兴我们的喜好撞在一起了。夏天也的确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季节,正如太阳蛋、太阳、柠檬汁、水枪……这些都是超棒的事物,明朗又开放,闪闪发光的,恰好匹配着我心中的桃糖。

然后我必须再次感谢你,为你完美地读到了我极力渴望表达出来的内容。不停留在表层,你真的走进了我战战兢兢创造的场景,你走进了这个被夏天充满的的后院,你看到了靠细枝末节拼凑出的美好。
这对于我而言就是最高的赞赏了。

这可真致命——不在于你是否在夸我,而在于你明白了我。说真的,“不止一次地阅读”和“有味道的语言”能让我抱头痛哭到明天早上。谢谢你,非常非常谢谢。

catheriiian:

@☼一大只川☼ 很喜欢川的桃糖,抄了最喜欢的一篇里最喜欢的一段,希望不要嫌弃。
 

最开始看这篇文的时候印象还算深,但真正沉迷的时候大概是第三次看的时候。记得我在这篇文的评论里说,明明没有反复刻画夏天,但是字里行间都是夏天。这一段给我的感觉是最明显的了。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太阳”两个字,仔细看发现是“太阳蛋”,根本不是说的太阳,但即使心中知道了这不是真的太阳,却受了这两个字的影响,一整段看下来觉得哪里都是太阳。
我知道川川在写的时候肯定没有想那么多,但是这种不经意达到的效果是很惊艳的。我意识到这个之后又反复咀嚼了一下这几句话,就越发觉得暖洋洋的。


以上是题外话。
 
 
我很喜欢这篇文,喜欢到在草稿本上默写它的片段,其实不是因为这里面的桃糖有多甜——或者说是不止因为此——最吸引我的是里面那种感觉和味道,抛开桃糖的故事线剩下的那种感觉和味道。

川川的语言很简单,也很简洁,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这倒不是说她写得不细致,相反,她写得很细致,但你绝不会想到用“细腻”这个词来形容,这就像龙应台和席慕蓉的区别。
我一直认为,驾驭语言的最高水平就是用人们不屑用的平常词,写使人惊叹的句子,传人们传不出的情。但我的这种看法是在看到她的文字之后才完全想明白的。谁都写过夏天,但她的是完全不同的,是用平常话写出来的短短二十四小时内几乎没有出门的、却充沛的夏天。
 
这使我想到香菱说的那句话(大概有个别字偏差):“分明就是很简单的几个字,读起来却好像千斤重的橄榄,好像非这几个字不可。”
川川的文就是由这样“非其不可”的字构成的,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发现的是“我们都会这个把戏”,第二次看发现了“维京人的笑话”,第三次看又发现了“拙劣的演技”,这些分明就是很简单的字,但读起来就是让人觉得舒服,不同寻常,并且越读越舒服,越读越觉得奇妙。

就像我之前说的——味道,她的语言是有味道的,越读会越有味道。


如果第二部Erik复活 首映完在评论里抽一位爱豹人士
给你写一个月双豹 内容字数你说了算

嘻嘻

【Sing欢乐好声音】Happy Birthday

动物对应角色名:
考拉→巴斯特 大象→米娜 猪妈妈→罗西
豪猪女孩→艾希 猩猩→强尼 老鼠→麦克
公猪→鲍勃 蜥蜴助理→蜥太太



剧院办公室的灯灭了。距离巴斯特到家,还有八分钟。

米娜放下偷看办公室的望远镜,小心翼翼地绕过四周堆叠的彩带和气球,走进厨房最后一次检查冰箱里的纸杯蛋糕。感谢女孩们之间的默契——罗西在米娜进门之前打好了奶油,艾希带了新鲜的草莓。米娜笑着将蛋糕取出放在餐桌上,她知道巴斯特会喜欢这个的。

好在考拉搬出来住了,不然他们还得在办公室的抽屉边上给他这个惊喜。今天是巴斯特的生日,不过他自己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不能怪他。”麦克大笑着从横幅上滑下来,朝聚在门口忐忑不安的女孩们打了个响指,“横幅挂好了——你们要知道,巴斯特的心思都投在剧院和我们身上了。”

女孩们耸了耸肩,难得的没有否定他。的确,巴斯特的毕生所爱就是重建的剧院,和这个重建的乐团。他甚至连自己哪双袜子是穿过的都记不住。

“所以我们也得把心思投在他身上。”强尼环顾四周长舒了一口气,望着他们笑道,“他值得这一切。”

“对,他值得这一切。”一屋子的动物们欢呼道。



两个小时后。

“等一下,米娜。”老鼠打了个哈欠,皱着眉头转过去问大象,“你确定你看见巴斯特出了剧院?”

“她看见办公室关灯了。”艾希翻个白眼,替支支吾吾的米娜答道,“那家伙可能又跑去参加什么宴会了。”

“但他的日程表是空的。”鲍勃举着气球尖叫道。

“好吧,我感觉不太妙。”罗西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有人打算给他打个电话吗?”



“什么?艾希?噢不不不我今晚,呃,我可能不回去了,啊我的意思是……”巴斯特的声音在免提里听起来有些紧张,“我还没有准备好,那个,你们愿意半个小时后,噢不四十五分钟后吧,四十五分钟后回剧院一趟吗?你帮我通知一下他们,谢谢你……不是说要加练,只是……拜托你们来一趟吧。”

他听起来就像是耳朵都耷拉下来了。米娜朝艾希比着口型。

“我们,回剧院?巴斯特你知不知道今晚……”强尼赶在麦克冲口而出之前捂住了他的嘴巴,罗西无奈地接过话,“好吧,我们会按时到的。”

“他该不会是意识到了自己今天生日吧?”鲍勃捂住胸口张大了嘴巴。

“你觉得巴斯特像是那种会悄悄给自己准备生日会然后给我们一个惊喜的家伙吗?”艾希翻了今晚的第二个白眼。



没有人打算第一个推开这扇每天早上都会毫不犹豫推开的大门。

“好吧好吧,艰难的事情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完成不是吗?”麦克往前迈了一步,扭过头去看向他们,“我来,好吗?告诉我你们会完成后面其他的艰难的事。”

“后面的交给你吧,我们都知道你推不动的。”强尼弯下腰拍拍他的帽子,抬手推开了大门。

吱呀一声,里面漆黑一片。

“呃……巴斯特?”麦克一溜烟蹿上猩猩的肩膀,不确定地朝里面喊道。

砰——!舞台上的聚光灯猛然亮起,不出意料的,巴斯特站在舞台中央。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身后被装饰得比圣诞节还复杂的舞台。

漆成黑色的人字梯,老旧变形的木箱和满是划痕的音响,还有吊在半空的云朵和月亮——所有的道具都和初赛那天布置得一模一样。当然,还有那两个捆着铁链的宝箱——真糟糕,看起来巴斯特还专程定制了这两个当年被狗熊砸烂的箱子。

舞台上方的大横幅上写着:乐团与剧院重建一周年快乐。

“Oh my good God……”麦克张大了嘴,口齿不清地感叹道,“怎么办,我得承认,我……我完全忘记了这回事儿。”

“我也是。”这帮不知所措的动物你看我我看你,红着脸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们,不喜欢吗?”巴斯特原本兴奋得竖起的耳朵耷拉了一点儿,小心翼翼地走近他的老友们,“还是说,你们忘了今天是一周年?”

“噢巴斯特我们……”罗西上前轻轻抱住他,“是的,我们忘记了这事。真的非常抱歉,你一个人准备了这么多,我们却没有上心,我们很抱歉,亲爱的。”

“对不起巴斯特,谢谢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艾希红着眼睛跑过来抱住了巨大舞台下显得尤其小只的考拉,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没关系的,大伙,这没什么,你们能来已经很好了,真的。”巴斯特努力伸长手臂拥抱上前的大家,声音小小的听得麦克都想哭了。

“对不起巴斯特,”麦克爬到他的头顶,叹了口气,“我们忙着准备你的生日会所以……”

“生日会?”

完蛋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考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强尼一把抓过麦克藏到身后,“噢我的天,好像……好像真的是?”

“的确是。”艾希翻着今晚的第三个白眼,无奈地搭上巴斯特的肩膀,“看吧,这就是为什么十分钟前我们那么不知所措——我们忘记了自己的周年纪念日,而你——”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巴斯特,你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小老鼠气喘吁吁地从猩猩的大掌中挣扎出来,重新坐上他的肩膀,挑起一边的眉毛望向考拉,“那我们算是打平了?”

“我想是的。”巴斯特抽了抽鼻子,张开手臂又一次紧紧地抱住他最喜欢的这几个家伙,“我爱你们。”

“我们也爱你。”动物城里最好的几把嗓子这么说道。



“你忘了去年我们是怎么商量的了?在你生日的这一天宣布成立,这样每年我们都可以一起庆祝了。”艾希趴在巴斯特的沙发上咯咯咯地笑道。

“好吧,我忘了。”巴斯特瘫在地毯上嘟囔道,他今晚破例喝了不少酒,腮帮子红红的。

“你总是记不住自己的事。”罗西笑着递给他一杯酸奶,“来吧,我们明天可没法扛着一个宿醉的老板去上班。”

“你们可以的。”考拉眯起眼睛喝光了杯子里的酸奶,然后举起杯子对屋子里的所有人说道,“谢谢你们总是会替我记住我的所有事。”



第二天他们打开了那两个重新定制的箱子,当然,是用文明的方法。

“巴斯特你该不会把里面的那些家当也一块儿……等等。”麦克嘲讽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跳下人字梯蹦进箱子里抓起一顶他再熟悉不过的小帽子,“这是我第一次上台的那顶?”

“对。”巴斯特笑着从箱子里将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罗西那条漂亮的舞裙,艾希的爱心墨镜,米娜的蛋糕盒,强尼的第一本五线谱,鲍勃的大红色低领紧身衣……甚至还有蜥太太的记事本。
以及被安放在箱底的,那张最最重要的十万元广告。

“噢天啊……”罗西第一个没忍住哭了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留着这个……”

“巴斯特,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你真的太棒了……”强尼用力地搂住他亲爱的考拉,放声大哭了起来。

前一晚的装横还保留在这个舞台上,箱子大敞着,一切都像一年多之前,他们相遇时那样。

“我觉得,”剧院老板望着又一次红了眼睛的员工们,努力憋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有些哽咽地说:

“这一箱东西远远不止十万元,对吧?”


Fin.




川川的一些话:
感谢大草给我安利这部电影,尤其喜欢米娜的歌声和巴斯特毛茸茸的大耳朵,我好像好久好久没看过动画片了?给大家安利这部♡

人身上的很多东西,是会退化或是进化的。

有人笑话旺达内战的时候跑得慢,其实不然。
在快银的能力展现出来之前,旺达其实跑得比他还快。如果没有弟弟,为了活命,她或许会跑的更快。
但自从拥有了世上最快的后盾,旺达再也不用拼了命地逃跑了——有人替她拼命,替她跑。
所以在快银倒下以后,人们才发觉,你看这丫头,跑得好慢。
这就是退化。



不是所有人都要像Tony Stark一样一直加固铠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