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桃糖】探班

* @一盒米 你的探班我终于写完了!不行了我要睡着了!!

*三百粉点梗的第一篇完工| ᐕ)⁾⁾ 欢迎收看“如何用矫情的初中生文笔写一篇矫情的桃糖”系列节目第一篇



有没有人曾经说过,他其实可以扮演任何人,只要他愿意?

你站在拐角的邮筒边,站在灯光师都不会去留意的这个角落里,安静地看着他。傍晚的伯明翰是阴是晴谁也无法预估,他们甚至说不准这场雨能持续多久。工作人员们大多没有撑伞,匆忙地奔走在镜头前后,远远望去,只有他头上那把尤其大的黑伞显眼地立在人群之中。

你认得那把伞,那是他去年拍摄福尔摩斯的时候你留给他的。巧合的是,那天也下着这样的雨,也是二十多度的气温和湿润的空气,也是他在灯光下扮演别人,你在阴影中等待他。

到这里,你已经忘记自己最初在这驻足的原因了。邮筒上溅起的水珠浸湿了你的袖口,凉意顺势蜿蜒向上,你却像毫无知觉似的一动不动。这一切不在你的预期内,在这一刻你不甚清醒的头脑里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盯着这个男人,死死地盯着他的一言一行,盯着他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里的每一丝情绪变化。

他的悲伤他的悔恨他的怅惘,他在展露的属于那个角色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他亲身经历过一般,真实而震撼。你感到一丝恐惧,离开镜头后的他从来没有向你表露过这些情绪,你一直相信他不会在你的身边体会到这些——但这一刻你动摇了,因为他的表演的真实与震撼。

所幸在你否定自己之前,场记板打响了。他眼里那些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情绪一闪而逝,不留一点痕迹,干净得像是遮光板被一下子抽走,光明争先恐后地注入。他望向你的时候这双大眼睛里只剩你熟悉而迷恋的温柔。“等了很久吗?”他笑着接过助理递来的毛巾快步穿过马路,走进你的庇护下。

你没有说话,抿着嘴不着痕迹地将伞举高了一点。他低着头擦干滴水的头发,不用你的更多举动就发觉了你的不对劲,“怎么了,honey?”他抬起头望向你,这是熟悉的幅度熟悉的语气熟悉的眼神,
——他又变回Downey了。

“没什么。”三分钟前镜头下的他的悲伤他的悔恨他的怅惘从你眼前走马灯似的飞驰而过,你微微低下头,放任自己陷进了他美好的双眼之中。

他的确可以扮演几乎任何人,只要他愿意。但离开了镜头他终于不再是大侦探或是超级英雄,他褪下的外表下只剩这个平静地注视着你的普通男人。

摄影棚外的灯光拉长了你们的投影,你悄悄地抬起胳膊在他背后虚晃一下。

“没什么。”你笑着,这么回答道,“只是突然发觉,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

地上的影子相拥了一秒。

评论(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