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桃糖☆光光生贺】一同以往

光光@怀光 生日快乐٩( ᐛ )و
Downey视角第二人称



今天似乎又是一同以往的一天。

你轻手轻脚地坐起身来,靠在床头望向窗外的天空。

你喜欢这个,明亮会像滴入水杯中的蜜糖一般蔓延开来,驱逐霸占天空的黑夜。阳光普照大地,直白而又温暖,一如你身旁的这个男人。

按照惯例,他会在三十二分钟后皱起眉头,伸个长长的懒腰,熟练地搂过你的腰蹭一蹭,然后哑着嗓子开口,问你:“几点了?”

接着你会回答他:“六点多了。早餐想吃什么?”

于是这又是一天的开始。



你们之间从来没有人提议过,给这其间的的复杂关系一个定义。或许是因为过于复杂,你一直在为你和他之间那些谁都没有点破的小动作和调情的话而烦躁——他乐于在任何场合下吹捧你赞美你,毫不吝啬地显示他对你的好感,但对于你的亲密举动,他却很少回应你,这让你摸不着头脑,懊恼而苦闷。所以这么久以来,你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你们。
但其实当然,这又或许是因为过于简单——说到底你们也不过是同事,朋友,最后再加上床伴。白天坐在一部拖车里,晚上躺在一张床上,世上怀有这种关系的人不在少数,于是你们都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一切。

现状很好,但总会有更好的。你抬起右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额头上的细纹,然后侧过身,轻轻地吻了上去。

清晨是安静的,只有布料摩擦的声音和那一声微不可察的吮吸声。一切都在正轨上,除了你对他过线的这一点隐秘的情感。



你赶在他之前走进浴室。洗脸的时候忽然想起昨晚他往你脸上抹过的东西,你一下子僵住,连忙用力地搓了两把。真糟糕,你叹了口气,一大早回想起他扶着老二在你脸上蹭的场景实在是不太妙。

在下楼去准备早餐之前,你重新坐上大床将他从被窝里挖了出来。听着honey,不能因为今天是我做早餐,你就肆无忌惮地赖床。你笑着这么说道。
作为回复,他扯过你的胳膊哼哼了两声,还是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你们共用了早餐,他下楼的时候只披了件浴袍——而且你确信,那里面是一丝不挂的。
你们就像新婚夫妇一样在洗碗池边打闹,开无聊的玩笑,往对方脸上洒水……这其实是少有的,不光是因为大多数时间你俩都没有这个兴致,更多的自然是因为你俩通常都不会有这个时间。所以感谢上帝,你爱没有拍摄任务的早上,能让你俩像幼稚鬼似的瞎胡闹。



十点半的时候他换上衣服,和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你道别。谢谢你昨晚的精彩表现,Downey。他调笑道。

你也朝他笑着,嘴角咧高,眼纹加深。不过你自己清楚这笑得挺艰难的。好吧,精彩表现,你差一点就要忘记你们之间的关系了。你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悄悄地调大了电视机的声音,企图盖过他关门的声音。

安于现状,Robert。你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你的确没有听见门锁落下的响声,心里悬着的难受削减了一半。你起身,正打算上楼去换掉那张温存过后的床单,忽然一回头,噢上帝——
他还立在门口,望向你,一动不动。

Evans?你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毫无破绽地笑了笑,迈过玄关的台阶向你走来。
砰,砰,砰,短靴踩在木地板上带动你的脚下也开始震动。你紧张得蜷起了脚趾。

我出门了。他的膝盖抵住你的大腿,缓缓地弯下腰,扶住你僵硬的肩膀,然后认认真真地,在你的下唇上,吮了一口。
一个简单的告别吻。

关门声比你想象的要大,越过电视机里女主持人尖锐的嗓音撞进了你的耳朵里。你把音量重新调小,盘起腿,继续看你的晨间新闻。

一切都没有改变,你看着哪里哪里又暴恐袭击了,他哼着小曲儿赶回家遛狗。一个吻而已。你自言自语道。

不过是你们之间的第一个,双方都清醒的情况下的,由他发起的,不为情欲的,嘴对嘴的,吻。
这没什么。你红着耳朵告诉自己。

今天似乎又是一同以往的一天?
或许吧。

看来不愿安于现状的人不止你一个而已。



Fin.

评论(1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