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Arloy 阿铭生快快快!!!不好吃也别打我好不好!



“然后这里……缠上铜线……”钢铁侠顶着腮上两团不自然的酡红,埋头在美国队长健硕的胸肌间勾勾画画,不知道哪来的(Jarvis说是他从Steve的画具箱里翻出来的)水彩笔不知轻重地戳在皮肤上,这感觉真糟糕,Steve无奈地低头看着凑的越来越近的恋人,只觉得这个体位更糟糕。


这一切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呢?简而言之就是,Tony喝多了。


“完成了——!”小胡子男人一把拍在自己的“画作”上,满意地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反应堆,再指指Steve胸口的那团东西,“现在你拥有了和Tony Stark一样的、世上最酷的反应堆了!”


看吧,这就是喝醉了的幼稚鬼Tony Stark。Steve配合地笑了笑,赶在Tony终于撑不住困意倒在他身上睡过去之前拿过了他攥在手里的水彩笔。今晚的Steve是保育员。


Tony哼哼唧唧地在他怀里蜷成一团,看起来是没有起来上了厕所再回屋睡的打算了。Steve叹了口气,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胳膊从他怀里拔出来,起身进了厕所。


酒精对于超级血清的作用微乎其微,Steve几十年没体会过喝醉的感觉了(虽然这其中有七十年他在睡觉),不过这不影响他愿意陪Tony好好地喝上一个晚上。只是当对方醉得满屋子跳霹雳舞的时候,他只有一膀胱的尿。


洗脸的时候望见了镜子里自己胸口歪歪扭扭的“反应堆”,Steve忍不住摸上去,顺着Tony画过的痕迹重新勾勒了一遍这个形状。他第一次脱下Tony的背心时曾经为他胸口的这个东西而惊叹,Steve回想起那一晚,手指停在水彩笔迹的边缘,他忽然生发了一个主意,然后掏出兜里的水彩笔在自己胸口加了点东西。


他想明天早上Tony发现他的作品之后,或许会红着脸问他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一招。


当然,等到“反应堆”的作者发现他的“改造”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管十一点半叫中午)。“你胸口这是什么……”还没睡醒叼着牙刷的小胡子凑过来,迷迷糊糊地问他。

“你昨晚画的。”Steve抬手帮他抹掉胡子上的泡沫,指了指那个蹭了不少墨水到被子上的涂鸦,“画完还告诉我:‘现在你拥有了和Tony Stark一样的、全美最酷的反应堆了!’”
“是‘世上最酷’,这部分我记得。我是问你那中间写的是什么?”Tony干脆把牙刷拔出来,扒开Steve挡在心口的手臂照着涂鸦中央的那行字,一字一顿地读了出来:“A——heart——from——TS——?”

猛的抬起头瞪着这个没穿上衣的男人,小胡子认为如果他的胡子是他爸那款的估计现在已经翘起来了,“谁教你这个的?”

好吧,没有红着脸。Steve吐掉漱口水捧起他的脸认认真真地吻上去,“我想是这个小东西?”他握着Tony的手按在自己胸口的水彩画上,丝毫不在意两人下巴上乱七八糟的牙膏泡泡,“答应我下回少喝点?”

“驳回——嘶你轻点儿……”



评论(8)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