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盾铁】长路漫漫

 @油腻 点的梗我终于写出来了(豹哭)是情窦初开盾×钢铁直男铁(大概是无差?)ooc不好吃注意!    

 

 

卷在沙发上发呆的史蒂夫直到一点多才听见了电梯那声清脆的“叮咚”,然后就是那人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史蒂夫翻过身来,正好能看见托尼踮起脚尖走出电梯的模样。

“抱歉,吵醒你了吗?”托尼不好意思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史蒂夫能越过沙发看见他眼球上的血丝,“没什么,我没睡。”他站起身走向托尼,“吃饭了吗?”

“没有,哈皮宁愿绕道去给他的狗买狗粮都不愿意给我捎份快餐。”托尼叹了口气,“是时候开除他了对吧?”

“别这样,托尼。”史蒂夫笑了起来。他总算听得出这是句玩笑话了,托尼心想。

“不如我给你做点什么吧,你今早不是说想尝尝我的烩面?”史蒂夫这么随意地问道,却赶在托尼想好该怎么回答之前打开了排气扇,“需要蒜蓉吗?”

“噢,不,不需要。”托尼睁着他的大眼睛愣了一秒钟,“等一下,不要告诉我你刚才一直在等我回来?”

史蒂夫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望向他,“是的,托尼,我一直在等你。”他尽量放低了声音,感谢斯塔克科技的静音排气扇,厨房里现在安静极了,他知道托尼会明白他想表达什么的,这气氛真是该死的合适。

“一个在等我回家的史蒂夫罗杰斯,哼?真让人意外。”托尼挑起一边的眉毛。

史蒂夫朝他扬起嘴角,对他的对方出色的情商和反应速度感到满意。

“我从来没想过你的老母亲综合征有严重到这种地步,队长。”托尼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换上了戏谑的表情,走上前用队友的力道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像是儿子刚成年的老妈子。”

这语气听起来真是充满了同情,史蒂夫瘪下了嘴角,对他比高速公路还直的思考方式感到失望,十分失望。

 

海鲜烩面的确好吃,总裁先生吸溜面条的声音足以吵醒半个联盟了,厨师先生坐在他旁边,撑着下巴安静地看着他呼噜呼噜声地吃面。“慢一点,没人跟你抢。”史蒂夫蹙起眉毛,本想伸手去抹掉托尼嘴角的酱汁,想了想还是递了张纸巾过去。

“谢了,老妈子。”托尼抬头朝他眨了下眼睛,擦了擦嘴角又埋进碗里和面条抗争去了。

史蒂夫原谅了他的随意放电,撑着脑袋安静地看他吃面。不得不说他吃面这件事还是很具观赏性的,红润的嘴唇嘟起,努动着吸溜面条,吃完了还伸出一小节舌头舔掉嘴唇上的酱汁,留下一层发亮的水膜。史蒂夫不厌其烦地盯着他的腮帮子一耸一耸地嚼动,心猿意马的早就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或许应该邀请他出去吃饭,史蒂夫这么想到,那么就能光明正大地盯着他吃上好一会儿,顺带像两个现代人一样地聊上一会儿,增进增进“队友感情”。

正好碗里的面快吃完了,史蒂夫想来想去再次确定了自己这个计划完全没有什么会引起眼前这位天才先生怀疑的地方,决定是时候开口了。“托尼。”他小心地往前歪了歪身子,靠近身边大嚼特嚼的男人,“我不知道现在的人们还会不会这么做,但我想邀请你……”

“队长。”托尼先一步打断了他,“我很抱歉打断了你,但我想在这之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想问问你。”他直视着史蒂夫,眼神里是难得的坚定和渴望,几乎要看穿史蒂夫的心虚了。“当然,你问。”史蒂夫故作冷静道,其实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会的,托尼不会发现的,他在心里安慰自己,然后忐忑不安地看着托尼扭过头去端起自己的餐盘——

“能再煮一点吗?”托尼诚恳地请求道,对着史蒂夫不忘舔干净嘴角的酱汁。

史蒂夫花了一点点时间回过神来,咬了咬牙还是败下阵来,“当然了,斯塔克先生。”

“你什么时候又开始管我叫‘斯塔克先生’了?”

“别在意,斯塔克先生。”

托尼看着史蒂夫重新打开排气扇的背影,心想他看起来真像一只……唔,真像一只弃犬。

 

等到史蒂夫成功邀请到托尼共进晚餐,已经是他消灭完第二碗烩面之后了。史蒂夫对此心情不错,但托尼始终认为这其中是有一点问题的。你想想,美国队长、西装革履、烛光晚餐——换做是外面的任何一个女人,这都绝对是要泡他托尼斯塔克。但这是美国队长是史蒂夫罗杰斯是他队友他朋友是个男人啊,托尼挠了挠头,无论是他的老二史蒂夫的屁股,还是他的屁股史蒂夫的老二,听起来都很诡异不是吗?

托尼在餐桌这边一头雾水,史蒂夫在那头偷看他皱着眉头嚼蛋糕。今晚进行得很顺利,直到甜点这一步都没有出什么差错,他们也聊得不错,只是史蒂夫猜不到托尼在郁闷些什么。“不和你的胃口吗?”他还是决定问一问。

“不会,当然不会了。”被他打断了思考的托尼显得有些无措,史蒂夫开始感到不安。要不直接问问他吧,他这么告诉自己。于是勇敢的美国队长鼓起勇气上了:“那托尼,你认为今晚怎么样?我是说今晚,呃,像这样和我一起出来吃个饭,怎么样?”

这算是今天史蒂夫第三次紧张得手心冒汗,第一次是在工作室提醒托尼今晚的约会,第二次是坐上他的跑车开始这次约会,第三次则是现在,等着对方对着的第一次的尝试作出评价。史蒂夫没发觉自己皱起了眉头,他心里只有对面的托尼看起来像是大脑正在高速运转的严肃神情。“托尼?”他轻声提醒对方。

“总的来说,是很好的,我的意思是,谁会拒绝一个与美国队长共处的夜晚呢?”托尼摸了摸自己有点扎手的下巴,一本正经地评价道,“前菜和甜品都选的很好,我想大多数女性都会喜欢的,不过就不怎么样,后劲大了点。”他又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会儿正呆着的史蒂夫,笑了起来,“拜托,队长,你不会第一个晚上就把姑娘往床上带的对吧?那就换一种甜一点的酒怎么样?”

史蒂夫的大脑告诉他现在应该赶紧说些什么告诉对面的那个小呆子:嘿,我可不打算用这个去招待什么姑娘,我在认真地和你约会。但他的喉咙蠕动了几下,却发不出一点声音。那头的托尼还在滔滔不绝地给他传授经验,“不过这家餐厅将蜡烛往旁边挪了一点,女士们可能不会发现,不过这对于你而言可是件好事。”说着又对史蒂夫眨了下眼睛,“要知道我成人礼上的那套西装可就是在跨过桌子去亲吻女伴的时候被蜡烛给点着了,逊爆了,哼?”

到这里为止史蒂夫已经不认为自己还能说点什么来挽救这个局面了,语言是苍白无力的,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尤其是在“不认为自己的男性队友会对自己有任何那方面企图”的托尼斯塔克面前。“感谢你,托尼,为你的建议。”史蒂夫努力地朝他笑了笑,“蜡烛是我挪到那儿的,因为我听克林特谈起过你那套西装的事。”他撒谎道,但实际上他早就记牢了托尼所有的奇闻轶事,无论他本人记得的还是不记得的,史蒂夫都想背诵军纪军规一样记住了。可能我真的是他的老母亲,史蒂夫挫败地心想。

毫不知情的托尼笑着吃完了最后一口蛋糕,“那你可真是个甜心。”完美地在史蒂夫心上又捅了一刀。

 

那天之后的日子还是在一天一天地过,击退外星人和给托尼做饭还是史蒂夫的职责和最拿手的活儿。他的确想过再约托尼出去一回,在没有外星人的日子里,好好地跟他说清楚,但他也清楚时机未到,现在的托尼可还是那个会在烛光晚餐后教他把妹的直男托尼。

好在上帝不打算让他等太久,那之后的不久史蒂夫就迎来了一个绝妙的机会——好巧不巧,他在自娱自乐的时候被托尼不小心瞧见了。感谢斯塔克家祖传的好奇心和极低的自控能力,托尼在外头看完了全套。

史蒂夫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色..情.片演员,被人(还是暗恋对象)看着自..慰,的确有一点不一样刺激,但更严重的是他压都压不住的羞耻心。如果这样都不能让托尼明白,史蒂夫自暴自弃地想到,那我或许应该直接一点,挑个时候亲口告诉他了。

他拼命地喘息,想象着托尼的手快速而有力地撸..动他的老..二,他嘴里一个劲地叫着“托尼”,只为了让门缝后面那个小傻瓜明白些他早就该明白的事情。史蒂夫瞥了一眼门口,那一小撮棕色的头发还在,看来自己的计划算是成功了。

那天史蒂夫结束得早了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门口的偷听者,那人直到史蒂夫洗完一个战斗澡都还定在那儿,影子投进了房间里,惹得史蒂夫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托尼?”史蒂夫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推开门意料之中地发现对方正捏着下巴站在他门口。

“嗨,史蒂夫。”托尼有点局促地应声道,被刚洗完澡的史蒂夫领进了房间里,这真糟糕,男人完事后的气味和温度还闷在房间里将托尼裹得严严实实,史蒂夫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上的水汽近在咫尺,再想起他刚才喊着“托尼”的沙哑声音,即便是花花公子先生也还是忍不住红了耳朵。史蒂夫看着他一声不吭也不着急,人都进屋了,这气氛也好的没话说,他这再不明白都说不过去了。“托尼?”史蒂夫又叫了一声,像是在催促他,托尼抬起头看向他,张了张嘴,艰难地说:“抱歉,史蒂夫,我之前一直都没想到过这一点。”

史蒂夫卡在喉咙里的最后一口气总算是被他这句话松开来了,“没关系,托尼,这不怪你,是我一直没有说清楚。”他拍了拍托尼的后背,为这家伙终于开窍了而欣慰得心里发胀。

“我不该没想到你喜欢的姑娘和我同名的。”托尼叹了口气,惋惜地说,“不过真难得,哼?托尼……她是托妮吗?我是说“ie”结尾……”

“托尼斯塔克。”

“是的,史蒂夫罗杰斯?”

“你是故意的吗?”史蒂夫咬牙切齿道。

“当然不是了!”托尼看着史蒂夫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喊冤道,“我是真的才想到她应该是叫托妮!等一下你拿盾干什么——”

 

 

TBC.

明天上了高铁接着写(溜走)


评论(21)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