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桃糖】住在男朋友家的一天里我都干了些什么

非常傻白甜OOC到姥姥家千万要注意

Downey视角第一人称  床伴→情人的过程

 

1

说是男朋友其实不准确,因为那时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我之前也没干过这种事——在没确定关系的对象家里寄住,可能我年轻的时候发生过这种事,但那绝对是意外,是在我晕晕乎乎的时候发生的。但这一次不一样,我非常清醒,当Chris装作随意(他装得一点都不自然)地问我要不要留下来住一天的时候,我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他了。该死的,我应该学他的样子假装好好犹豫一会儿的。

 

不管怎样,总之我和Chris Evans相拥着在他那张舒服得要命的双人床上睡了将近十个小时,虽然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大腿正压在我腰上重得我喘不过气来,但不得不说这一觉还是让我神清气爽得像是年轻了十岁,毕竟他的脑袋还靠在我肩膀上,明显是装出来的轻缓呼吸正吹着我的发尾。这种体验很难得,拥抱这种场景在以往的那几次不常有的我和他的床上经历中几乎只出现过几分钟,我知道Chris喜欢完事之后的温存,但他总是更在乎帮我做清理。

 

所以这天早上的拥抱和在装睡的事实让我满足,要知道一个面对我小心翼翼的Chris比什么都让我满足,这总能让我清楚地意识到他有多在乎我的感受。那一天下来他总是发挥不了作用的拙劣演技甚至能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对我也抱有特殊情感了——就是我对他抱有的这种,撇开性之后剩下的过多的情感。

这真糟糕,让我忍不住偷笑了。

 

 

2

早餐很好,不过我觉得那已经是午餐了——等我们俩磨磨唧唧地起床,磨磨唧唧地洗漱,磨磨唧唧地打开冰箱门发现没有鸡蛋了再等Chris磨磨唧唧地去把鸡蛋买回来,已经十二点四十几了。两个太阳蛋,一大勺他顺路买回来的炖牛肉,我还花了一通五分钟的电话弄明白了他的烤面包机怎么用,“为我第一次得到RDJ的一个留宿干杯——”对桌那个举着啤酒杯的男人大叫道,我配合地给他讲了维京人的笑话(因为他那时又开始蓄胡子了),然后我们干杯,嚼那份炖过头的牛肉,随意地聊天。我猜他也躲在酒杯后偷笑了,我们都会这个把戏。

 

3

饭后我们干了一件疯狂的事情,起因其实只是我陪他到前院浇花,接着我发现了他的另一支水枪,然后我朝他的后背开了一枪,没控制好水阀,所以我们就在他家门口闹了起来。这不能怪我,也怎么说都不能怪他,应该怪他的白背心,穿太少了。

 

所幸Chris没把Dodge接来洛杉矶,不然我就有两个对手了。不过那不意味着我一定会输掉水枪比赛,毕竟Chris其实一直在让着我(这让我心情大好),当然如果我把注意力从他那件已经全湿了的背心上移开的话我也会更有几率胜利的,但这显然不太有可能。

最后我们都湿透了,Chris严重一点,我撇开眼睛没去看他勾勒出那处形状的短裤,那太过了,我的血压会上去的。Chris拉着我,我们光着脚踩湿了他的整个客厅去后院晒太阳,我不知道我们躺在那儿聊了多久,从午饭的那家餐厅到我在朋友生日会上唱的歌,一直到我的衣服都干透了我们才重新进屋。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太像“会上床的朋友”这么一种关系了,应该再亲密一点,谁知道那是什么一个关系了,我不在乎这叫什么,只要它让我忍不住偷笑。

 

 

4

我还记得在拍摄复仇者联盟系列的时候Chris差不多每天都会睡午觉,在他的或者我的或者Hemsworth的拖车里,抱着Dodge或者我的美国队长玩偶或者India的大鲨鱼抱枕,但是直到我在他家住下的这一天我才知道,那只是因为中午是他一天下来为数不多能好好睡觉的时间——那套制服在大中午的亚特兰大能焖熟一整个Chris Evans,于是罗素们给他放了行。

 

这很不妙,因为我睡午觉的习惯几乎是雷打不动的,加上那两支水枪消耗的体力和洛杉矶一直在催我闭眼的阳光,不睡午觉似乎不太合情理了。但这就意味着Chris会看着我睡觉,甚至会偷拍那么一两张照片存做手机壁纸(他干过这事)。这很不妙,换做是其他人我还不会太在意,但这是Evans,我喜欢他多过其他人,所以不行,那会让我往不愉快的方向想象。

于是我试着说服他和我一块儿好好睡一觉,“来吧,Dorito。”我向他张开手臂。他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可以坐在你身边看书。”Chris的语气非常诚恳,“你用不着担心我会再拍什么照片的,Downey。”

 

他说到做到,真的从主卧的书架上摸了两本杂志进客房,这一次我身下不是Chris那张舒服的要命的双人床了,不过既然本人已经靠在我身旁了,那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等我再一次在Chris身边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暗了一成,这让我懊悔:难得的一天独处,似乎全用在睡觉上了。我又一次为自己的年纪感到无奈。不过好在有一颗沉甸甸的脑袋这会儿正挨在我身边,随着我转身的动作还往我怀里拱了拱,这回不是装睡了,他在我身边睡熟了。我意识到Chris挨着我睡着的那一刻是奇妙的,像电影里的台词一样,我希望时间停在那一刻,好让我这个不如以往灵光的大脑好好地记住那一刻的感觉。那时我们正处于一个艰难的时期,怎么也没法确定对方的心意是否与自己一致,谁也抓不准时机迈出那一步,能被我碰巧抓住这么一个最接近我想要的结局的时刻,是我的幸运。

 

Chris醒了以后我们没有谈论这件事,我喜欢这个,没有人开口谈论或是开玩笑去打破它,我喜欢这个。在下一次或者再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拥有他的,我和自己打赌道。

 

 

5

我们在酒吧街吃了晚饭,不正经的吃了不少烧烤,喝了一桶带水龙头的啤酒,然后在不停跑厕所的时候红着脸互相取笑。我和很多朋友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但不得不承认Chris是最棒的一位,不光是因为我们之间那点没戳破的小心思,我想我们是天生适合对方的,和他交往几乎完全用不着担心琐碎的事情,只顾喝完杯里的啤酒就够了。

 

不过说到小心思,噢,我们在那间酒吧漆成紫红色的厕所里接吻了,我想是因为Chris喝多了,他在喝了酒的晚上总是亢奋一些,更何况隔壁间的两个男人似乎已经脱裤子了,他这种年轻人难免按捺不住。和他接吻棒极了,他像一只野兽一般极具侵略性,有力而迅速,但总是进退有度,即使喝醉了也懂得好好照顾我的口腔。唔,Chris的吻,能排得上我最喜欢他的地方的前十了。

 

那晚我们拦了辆出租车回家,在车上胡乱开无意义的玩笑,我想在司机的眼里我们应该比实际上要醉得厉害一点,但那不重要,我就要离开Chris的房子和他温暖得要命的怀抱了,我不介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醉鬼,我只是不想听见他说那些分别的话。谁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呢?见鬼的。

 

我装作要睡着了,没有主动告诉司机我的地址,去他的,如果Chris真的执意要我回家,他要么就记得要么就会来问我。我自暴自弃地靠在车门上想着这些,甚至不打算理会车窗冷得快把我的耳朵冻麻了。噢,下雨了,我这么嘟囔了一声。

 

然后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说完那句话之后我身边的男人把我搂了过去,轻轻的,不像他的力道的轻。“你妈妈会同意让你明早再回家吗?”他靠近我不那么冷的那一只耳朵这么问我,我听得出他还醉着,太好了,我心想,于是我也“还醉着”的回答他:“当然了,大个子。”

 

后面的三十多分钟车程里我们就这么靠在一起,我枕在他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回想他刚才问我话时温暖的吐息。我想我的偷笑被他瞧见了吧,但是管他呢?我爱他的双人床。

 

 

7

像下午一样,我们又恢复到了沉默的相处模式,直到他在我泡着浴缸发呆的时候闯进来,这个房子里才重新有了连续的声音。那晚他很用力,就像那个吻一样,好在还是夏天,不然我可能会很扫兴地问他能不能进房间做,因为被他抱着放在洗手台上实在是有点儿冷。感谢夏天,我好好地享受了一把他家的浴缸和那处进水的奇妙感觉。

 

做完之后我们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聊天了,可能是我们都意识到明天又要分开了,而今天我们几乎一整天都在睡觉。当谈到他上一次用我的照片做手机壁纸的时候,我刮了他的鼻尖,“告诉我,小伙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他原本搭在我肩上的手臂收了回去,抓起我的手玩起了我来不及修剪的指甲,“这会让我觉得你一直在。”他笑道。

 

“我当然一直在。”我皱起眉头,就像是在教训他一样,“就像你昨天打电话给我,我就会来。”

“不是这种。”他回答得很快,我下意识地以为我搞砸了,于是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Chris顿了好一会儿,“是像这样。”他又伸长了手臂,将我结结实实地搂进怀里,“是像这样。”他凑近我的脑袋边重复道。

 

我有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感觉:其实Chris的心情是与我一样的,他也在渴求着我,就像我渴求他一样。我被他抱得动弹不得,我知道这很不妙。“先放开我好吗?你的力气打的能把我压成沙丁鱼罐头了。”我这么开玩笑道,其实一点都不想他放手。

 

“不好。”他又一次很干脆地回答道,就像是在和我赌气。

 

一股热流冲进了我的大脑,撞得我几乎要为此窒息——我想我们是心意相通的,是的,我们会是的。于是我缓慢地抬起头望向Chris,我清楚自己要说的那句话有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管他呢?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Chris。”我轻声告诉他,“那是情人才会做的事。”

 

我们平静地注视着对方,只有心里清楚我们为这句话等了多久。我感觉得到那股热流要命地堵在了我的泪腺里,涨得发疼。快啊,Evans,我在心里催促。

 

于是我感觉到他将我抱得更紧了,这次我可能真的会变成罐头,我分神地想到。然后Chris告诉我:“那么我们在一起。”他的语速比我快多了,我这颗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脑袋反反复复地读了五遍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好。”我埋进了他的怀抱,等着自己慢慢地变成一个罐头,一个红着脸的偷笑的罐头。

 

 

8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拿错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我之所以会发现是因为,屏保是我自己睡着的样子。这个小混蛋,还是拍了照。我撇了撇嘴,然后又伸长了胳膊去摸到了自己的手机,转过身对准身后还在熟睡的Chris——咔擦——我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新屏保,抬头吻了吻我还在睡梦中的男朋友——没错,他终于成为我的男朋友了。

 

 


评论(38)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