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桃糖】战后综合征


这一切忽然就结束了。
他模糊的大脑还塞满了些过去的事,记不清今天是周几了,也记不清半个小时前自己订的外卖究竟是芝士火腿披萨还是墨西哥薄饼——他琢磨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
屋外的阴雨打在玻璃窗上发出熟悉的声音,这几天以来他都是伴着这种声音入睡的。气温这么低,半夜的时候可能会下雪吧,他这么想到。
在走进浴室前他一直在上网(他当然遵守了和某人的约定没有再去搜索自己的名字),他打开了Youtube,看了一部记录片和五六个烹饪教程视频,安分得像外面的每一个单身男人。他在电脑前熬过了一整个下午,然后终于忍到了极限,走进浴室打开了洗手盆的冷水阀。

Chris鞠了一捧冷水泼在自己脸上,脑袋里嗡嗡作响的声音和严重得能让他出汗的发热还是没能停下,他撑着大理石台面的手臂上肌肉隆起,那是属于美国队长的,还停留在他身上没来得及消去。美国队长,他又念了一遍,用的是他在录制音频版访谈时的语气。啊,那次可真让人难忘,他还记得下一句是Chris Hemsworth的,接着是Mark......最后是那句他怎么也听不厌的“I'm Iron Man.” Chris盯着自己家的洗手台回忆那次访谈,回忆两个Chris抢着回答问题的场景和那时Scarlett停不下来的笑声,还有他仗着没有摄像机在面前而一个劲儿地偷瞟前排的Downey的后脑勺时的得意。
他的回忆就像毛衣袖口的一个线头,一扯就能带出长长的一串。不能扯,他又一次警告自己,却还是盖不住心头疯长的思念。

他思念整个剧组,思念老朋友们,思念这么多年后他依旧没能得到的那个人。

这一切忽然就结束了,像电影没处理好的结尾,播到滚动的职员表时你仍然觉得还有更好的结束方法,却只能接受手里的电影票已经失去价值的事实,像估计错误的午饭,剩下一大勺子吃不下又舍不得扔,为不清楚自己饭量而产生浪费而闷得难受。
当他收拾好东西走出片场,最后回头看一眼这个大家一起工作一起打闹的地方时像现在一样难受,本来应该有更多的,更多的相处时间更多的话题去畅谈,但这一切忽然就结束了。

Hemsworth说他从不会联系Evans,他在骗人,他们上周才通过电话,不过Chris婉拒了他的邀请。Jeremy也约过他去喝酒,他用同样的理由回绝了对方:“我好像发烧了。”
他的确发烧了,从十七个小时之前开始,他的前额烫的像亚特兰大正午的地面,他尝试过冰袋也尝试过冷水澡,最后却只能放任发热将脑袋里的回忆们炖成了一锅冬日菜肴,就像他下午看过的那些烹饪视频一样,热腾腾的,适合在降温的日子里享用。


再睡一觉吧。Chris这么想着,然后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踉跄地踱回了卧室,嘭的一声倒头就睡。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睡着前他的脑袋依旧痛得,他想要把它摘下来。



Chris靠在床脚重新醒来的时候,手机铃声正响得能惹来邻居的连环投诉。也许今天又是那个暴脾气的Miller大叔负责他这个区的外卖吧,他这么想着,不耐烦地接起电话,“放在门口就行。”他低吼道,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难听得像只老鸭子。
不过管他呢?Miller又不会为此取笑他。


“Evans?”


Shit.——Chris的第一反应。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压根不是Miller大叔,而是他睡着前在他脑袋里驻足的最后一个人。Chris猛的坐直,动作之大晃得他的浆糊脑袋发疼。
这一刻可能是这几天以来他最清醒的时候,上百条理由唰唰的从脑海里飞过,从新的片约到浇舒芙蕾的糖浆牌子,可他找不出一条能让对方在这么个不合适干任何事的下午打电话给他——他这个没有理由似乎就不会联系的家伙。


“嘿,Downey。”Chris尝试着听起来不错,至少听不出他在发着烧。


“你感冒了?”
好吧,失败了。


“吹了点风而已,没事的。”Chris清了清喉咙回答他,打算蒙混过关。这估计也是Downey的魔法吧,Chris能感觉到自己总算精神一些了。


“记得按时吃药,Evans小朋友。”Downey笑道。不过他似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打转,赶在Chris想出带过话题的玩笑之前话锋一转,“你最近有上网吗?”


“上了,我学会了几道菜。”Chris皱起眉头,他猜不到对方想听到什么答案。


“我不是在说这个。”那头的人又笑了起来,“我是说网上的那些,粉丝们忙着@你的内容。”


“没有,当然没有。”Chris用力地将肺泡里的每一颗空气挤出来,然后再吸进一大口,这个房间里他已经循环了一日一夜的空气。


他搞不明白Downey想说些什么,“是你不让我去看的。”他不喜欢自己这个耍赖似的语气,但他更不喜欢一头雾水的感觉。


“是的,但你实在应该看看这个。”对方似乎对他不稳定的情绪熟视无睹,自顾自地发了一个视频过来——作为他们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条消息交流,在电话没有挂断的情况下发来的谈资。


“我看过这个。”Chris赶在对方再说下一句之前开口道,他怕Downey挂断电话,他不想就这么浪费他们的第一次重新联系。而且他的确看过,这是前些日子那一期点击量几乎翻倍的Avengers Assemble,他知道是什么导致了粉丝们在评论区的数不清的惊叹号,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要发给他。


“如果你想,我也可以这么抱起你,再转上几个圈。”Chris按着太阳穴的拇指都泛白了,他的脑袋疼得几乎像是要炸开来了。这个回答也许有些敷衍,可管他呢?说得好像Downey用这个来找他不是个幼稚的选择一样。


他们本可以一直不联系,Chris不想Downey为了迎合他拖延的步伐而设置这样的怀旧项目,就像战后心理治疗一样,帮助这位老兵走出战争带来的阴霾。可Chris早已不害怕战争了,他的病根在于战争的结束,像John Watson一样,他也为不愿离开战场而跛脚,行动越发蹒跚了。


Downey曾经是他腰间的一把手枪,支撑着他在战场上幸存下来,可现在战争结束了,枪也总会留给下一代新兵,在他们的手上磨出相似的茧子。


“转圈,也许我的腰会抽筋。”那人笑了两声,是Chris久违的轻快。是啊,他远在洛杉矶,又怎么会知道Chris的心思,“不过我喜欢你的拥抱,那么约好了,在我们重逢的时候?”


Chris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将手机贴近耳朵,“也许吧。”他模糊地答应道,不愿迎接接下来的道别环节。不会有下一次了,他告诉自己,你要告诉他你不需要他再继续像这样照顾你了,剧组已经散伙,你的合约早已到期,战旗已经降下很久了。


“Downey,我想我需要告诉你——”“等一下,Dorito。”那人却忽然打断他道,“我快到了。”


Chris有些艰难地撑起身重新靠上床脚,他知道自己的眉毛在打结了,“你快到了?到哪?等一下,你别告诉我……”


“是的。”Downey还是那么轻快的语气,“再等我十分钟,哦不,我从这边绕过去的话应该只用七分钟,用不着下楼,我去登记就行了。”


“不,Downey,你为什么要过来?”Chris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点不对劲,Downey摸不准究竟是他的声音还是车窗外的风雨在颤抖,或许都有吧。


“我不能过来吗?”他调高了耳机音量,开始在波士顿的街巷中摆头拐弯,“Hemsworth说你从一个月前就开始以发烧为由拒绝和他回澳大利亚学习冲浪,我猜你可能又要开始服用安定剂了,所以我打算来看望你,顺便带了不少退烧药,你这种人是不会下楼买药的,我清楚得很。”


“Downey。”Chris抿紧了嘴唇,他听得出那边的杂音来源于拥挤的街道,“你没必要做这个。”


“这不是必不必要的问题,Chris,这只是我想不想的问题。你才是没必要阻止我的那个人。”男人在那头教训他道,语气一如既往,音量盖过了车水马龙的噪声。
“我希望我们的以后还能有对方参与,好吗?”他这么问道,声音平缓却压得Chris透不过气来,“我得先监督你把烧退了,然后我想尝尝你的焗三文鱼,还有Jeremy的邀约,你必须陪我去……”


Chris靠在床位,歪着脑袋望着手机,他开了外放,Downey的声音像空气一样填满了这个房间。Chris闭上眼睛,他看见了抽屉里的那把手枪被他取出,重新别在腰带上,磨得发亮的枪柄光滑无痕,上面镌刻了一个花体的签名,和他每晚想念的是同一个人。


“你不回答我当作是默认了?”那头的背景音逐渐安静下来,在Chris反应过来之前响起了倒车入库的提示音,“准备好你的拥抱吧。”


今天Chris Evans依旧没能逃出自己的怀旧陷阱,他依旧受伤依旧痛苦,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他多了一把手枪,一把自愿的、他一直深爱的手枪。


“好,我等你吃晚餐。”这时Chris才总算回想起来自己的订餐内容,是芝士火腿披萨,是Downey的最爱之一。


评论(11)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