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在纷繁战争的间隙中,史蒂夫偶尔会开小差,想一些与刀枪剑戟不相干的事,想一些与托尼相干的事。

他们都没有记下纪念日或是对方生日的习惯,前者总是在又一次砸坏纽约的期间悄悄错过,而后者总是由人们大张旗鼓,想忘记都难。他们也没有定情信物,除了电子管家为他们换的红蓝牙刷杯,他们的生活里似乎没有别的关于对方的标记物了。约会、牵手、情话……除了性爱与相伴,他们错过了很多普通情人间习以为常的事,所以史蒂夫时常会想,他们这样是否正确?
即使托尼告诉他“抵御自己的过时的最好办法是活在当下”,他也清楚好好享用眼下的时光才是最佳策略,可史蒂夫还是会在看不到头的战争的间隙中质问自己:以后会怎么样?以后该怎么办?

他经历过失去所爱之人的痛苦,他也清楚所有人都以为他回不来时那人的痛苦,他深知死亡的威力。但他们是以死亡为退休计划的超级英雄,这样不完整的爱情在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战场上又究竟能有多大的抵抗力?他不知道,他怎么也求不得答案。

史蒂夫想,也许是这些问题支撑着他在战场上拼尽全力地活下来——为了托尼斯塔克而活下来,为了填补自己内心对于未来的茫然而活下来。他望不见未来,甚至活不好现在。

这一切一直延续着,直到一次大战后,他收到了一枚戒指。
史蒂夫取出了那个小家伙——是最普通的款式,由他最熟悉的金属打成,内侧刻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反应堆,旁边署着:由托尼斯塔克手工制成。看得出已经是那人最克制的风骚。史蒂夫笑了,他把戒指藏进了自己的腰带里,夹在托尼塞给他的那两个套子之间。
“走吧。”他戴上头盔,然后一个空翻跳出了机舱。三秒后,那个红金的身影熟练地抓住了他举起的双臂,“嘿,队长,下个月的三十号办婚礼怎么样?”
“打完眼前这一仗吧,士兵。”他在几千米的高空大喊道,他知道托尼听得出来,他在笑。

戒指在腰带里上下晃动,被他的体温缓慢加热。这一战里史蒂夫没有再胡思乱想——没有必要,他只需要活在当下,至于未来的事情,他的未来学家早已一声不吭地将他计划进了自己的未来。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