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盾铁】电脑的问题

@anna喜欢抹茶味 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欠下的了ಠッಠೃ



“托尼斯塔克?”讲台上的老教授用力地咳嗽了一声,“能麻烦你专心听课吗?”
“操。”埋头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男孩猛的抬起头一把拍下手提电脑的屏幕,“我很抱歉!”他从阶梯教室的倒数第二排朝教授喊道,声音大得前排同学回头瞪了他一眼。
“太阳可能准备坍塌成黑洞了。”撑着脑袋在他身边记笔记的罗迪小幅度地摇了摇头,“你竟然会向大南瓜头道歉。”
托尼还在朝着讲台上取下老花镜盯着他瞧的教授展示他的满分笑容,然后从牙缝里狠狠地挤了一句“你以为我是心甘情愿的吗?”出来。
看起来的确很诡异,不过罗迪已经习惯了他这幅表面乖乖学生的模样了——毕竟今天已经是开学以来的第十四节课,而某位篮球队长正坐在讲台前的第二排位置上专心听课,这说明托尼绝对会在这节无聊到只该被用来吃早餐的思政课上摆出他最乖巧的模样。
你问我为什么?去问丘比特和托尼那颗爱死了阳光帅哥的脑袋吧。



“听着,巴基。”史蒂夫叉着腰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老友在宿舍的洗衣机上捣鼓他的电脑,“我不认为你这么设置密码锁是正确的。”
不过他的电脑维修员显然不打算听他的,“相信我吧,我适应新时代可比你快多了。”巴基朝他使了个眼色,转回去继续琢磨他的新密码了。
“巴基——”
“嘿停下!到底是谁到现在还没有胆量向他暗恋了整整一个学期的小胡子男孩要个手机号在这儿求我给他电脑里的‘小纸杯蛋糕’相册设个密唔——”
“够了,你随便吧。”史蒂夫使劲捂住了巴基说话快过报菜名的嘴巴,耳尖烧得通红,“总之不要泄露出去。”
“好好好,罗杰斯大人——”瘪着嘴的长发男孩转了回去,对着正在设置新密码的电脑嘟囔道。



“噢操。”托尼猛的一震,拧紧了眉毛瞪着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鹰眼,“你一直都这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吗?我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我想你该睡觉了。”克林特耸了耸肩,答非所问道,然后随手将自己的牛奶杯搁在了托尼的那叠物理书上。
“不不不,天才不需要休息。”托尼揉了揉紧锁的眉头,朝他摆摆手,“在推倒这家伙的防火墙之前我是不会让脑袋挨上枕头的。”
“史蒂夫罗杰斯?你还在攻陷他的电脑啊。”克林特颇为惊讶地挑起眉毛,踮起脚尖够到被托尼藏到书柜顶的方糖罐子,往自己的杯子里投了一颗,“我以为你只是一时兴起的。”
“我也希望能是这样……”托尼哀叹了一声,把脸埋进了手掌里,“我也以为他和以往的那些家伙们没什么不同。但你知道吗?只要我一看到他那头发着光的头发和那个能渗出蜜糖来的笑容,噢操,我的脑袋就凝固了,除了喜欢喜欢喜欢什么都不剩了。这真的,太可怕了……”
“我明白,我明白。”克林特喝了一口自己的加糖牛奶,空出一只手来拍了拍托尼耸起的肩膀,“恭喜你,终于被雅典娜造访了。”
“那是维纳斯!”



“所以呢?你还是打算这么窝在宿舍里一遍又一遍地翻看他的那些照片,而不是下一层楼去他的宿舍门口敲敲门问他要个手机号?”山姆一边凑过来问他,一边使劲地吸着自己的奶昔杯,所剩无几的草莓奶油像是在里头吹小号。
“托尼那种人是不会想和我交朋友的。”史蒂夫叹了今天的第十二次气,“他总是愿意和未来科学家们交谈,而我只是一个四肢发达的体育生而已。”
“你可以去试试的。”山姆终于抛弃了他的空杯子,戳了戳史蒂夫肌肉紧绷的手臂,“我是说,没有人会不喜欢你这款——金发碧眼五官端正,身材绝佳又是个好脾气。要知道对面楼有多少女生睡着醒着都能想和你出去一次。”
“我不需要那些,山姆,我只是想和托尼……算了。”史蒂夫叹了今天的第十三次气,拍了一把猎鹰的肩膀,走出阳台打算去瞧瞧他的另一位舍友的进度。
“我很对不起,史蒂夫。”巴基在他的询问声后缓慢地转过身来,尽力凑出自己最诚恳的微笑,“你的电脑它好像……真的坏了?”
史蒂夫叹了今天的第十四次气。



“修电脑?噢,好,行,我知道了,嗯,拜。”托尼放下娜塔莎的电话,瘫在工作椅上转圈圈。
“森磨四啊?”正在旁边卫生间刷牙的班纳探了个头出来,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发问道。
“小娜的男朋友待会儿要过来。”托尼又转了一个圈,“说是电脑坏了打不开相册,拿过来找我修。”
“噢……所以堂堂托尼斯塔克现在改行专职修电脑了?”前两天刚拿到最后一个学位的未来科学家洗漱完,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问道,“我以为你会在工作室里待上几十年的。”
“我会,我当然会,贾维斯还没设计完,我没可能提前退休的。”托尼嚼了两下嘴里的口香糖开始吹泡泡,“这是帮小娜的忙,和那个没关系。”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只是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你还会热心肠地帮同学修电脑。”班纳被他这幅吃瘪的模样逗乐了,“除非对方是某个站在罚球线内的大个子?”
然后他成功地得到了一个懊恼的托尼斯塔克。“静音!不许再提这件事了!”他很没形象地大叫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班纳偷笑着跑开,思考着要不要从监控里把这一段调出来。



“嗨,巴基是吧?”托尼低头捋了一把自己额前的头发,压根没看清来人就侧身让对方进门了。
“呃……巴基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可传进他耳朵里的声音明显不是那个黑头发的家伙,托尼猛的一抬头,扑通一声掉进这人湛蓝的眼睛里。
“你好,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大个子支支吾吾地腾出一只手来伸向他,而托尼的注意力完全被他单手抬起手提电脑的肱二头肌吸引了。我的老天爷,他在心里大叫道,我要和他上床。
“你好,托尼斯塔克。”当然想归想,托尼的脑袋还是发挥了最大转速处理了整件事顺带摆出了他最著名的满分笑容和一只结实握住对方的手,“先进来吧。”他侧身领史蒂夫进门,然后闻见了对方身上干净的沐浴露味和他衣服上暖洋洋的太阳的味道。
操,我要和他上床。托尼的脑袋直白地叫道。
“我听说你的电脑出了点小问题。”托尼按住自己的动物本能,用最为友善地语气问道,“是密码锁解不开了?”
“是的、这有一点复杂……”这个不自在的大个子又开始吞吞吐吐了,“说实话如果我知道巴基说的人是你,我可能不会现在过来了……我是说我以为你可能还没起床……”
“噢没关系,其实我昨晚没睡。”托尼一边随意地回答,一边尽可能地排除掉自己脑袋里那些不切实际(其实是根据史蒂夫这个反应的准确推断出来)的期待。没可能的,他深吸一口气,这家伙没可能会对我有意思的。
“你没睡?”史蒂夫睁大了他的蓝眼睛,几乎是在一瞬间让托尼产生了愧疚感,“你为什么不休息?”
“因为一个小混蛋,他似乎是想尽了办法把我拒之门外。”托尼撇开眼睛不去看他,半开玩笑地答道。
“噢这样……”
托尼发誓他绝对从这几个单词里头听出了失落,绝对的百分之一百的听出来了。上帝,他的脑袋又一次尖叫道,我要和他上床。



“这个相册对吧?”托尼按捺住自己心头的蠢蠢欲动,盯着史蒂夫近在咫尺的阿波罗面容尽力保持专心地问着他该问的问题(而不是关于需要脱裤子的问题)
“是的。”史蒂夫看着屏幕上的“小纸杯蛋糕”红透了耳朵,他不知道从托尼那个角度能不能发现他的异样,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有点太近了,这对心脏不好……
“嘿,这个锁只要这样就能解开了!”托尼突然挑起眉毛叫道,然后不等史蒂夫反应过来一个回车键按下去——
满屏的托尼斯塔克的照片。
“不、不是的、托尼你听我解释……”先一步缓过神来的史蒂夫猛的跳起来挡住屏幕,脸红得像是被熨斗烫过似的,“你别误会、这个不是我……”
“嘿等一下。”托尼皱起眉头盯着慌张的史蒂夫,吓得对方大气不敢出。谢天谢地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现在有将近一万句适时的话在他的脑袋里以0.6倍的光速飞驰而过,从一句简单的玩笑话到一个中规中矩的告白,不过托尼当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他说什么几乎都能达到目的。
所以?
“我要和你上床。”
他选择了最直接的表达心声。
“这、这个……不用这么着急的……”
顺便收获了一个红得冒烟的完美的史蒂夫罗杰斯。


Fin.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终于能睡觉了(´(エ)`)

评论(22)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