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双豹组】烂番茄与臭香蕉

@油腻 老板点的双豹日常→两个小朋友出门逛街
☼OOC预警



1
“不,不是这件,黄色那件。”T'challa的语气严肃得像是在开元老会议,手抱着的却是一大捧款式不一的卫衣——蓝的、白的......而卫衣的主人还在镜子前关于“红色还是黄色”而拿不定主意。


“你得说服我。凭什么选黄色?”Erik不满。他手臂上的肌肉紧绷,举着厚重的卫衣在身前比划。


“凭这个红色只会让你看起来像个烂番茄。”T'challa缓慢地摇头,“一颗熟过头的、通红的、浇了一层西班牙酱的、烂番茄。”


Erik在镜子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在偏袒那个臭香蕉色。”


“是和你的项链一样的臭香蕉色。”国王不动声色道,尽可能忽略了堂弟再一次抛过来的眼刀。


“不管你说什么,红色。”Erik作对似的把手里的红色卫衣甩进T'challa怀里,而后者只是抬了抬眉毛,什么也没有说。


一天之后,从衣帽间里走出来的Erik捏紧拳头,咬牙切齿地质问他的堂哥:“现在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穿着这件臭香蕉色?”


“我偏袒它。”T'challa摆出无所谓的表情,不过他清楚Erik绝对瞄见他嘴角憋不住的上翘了。


“还有一点......”国王陛下凑近这人的耳边:“是你项链的臭香蕉色。”



2
衣服是买完了,可两三袋里只有两件是付款方的。店员估计是发现这点了,可他俩谁会在乎?


购物袋被陪同的女战士一手拎上车了,剩下这两个赤身肉搏成绩不相上下的家伙在店门口以口舌之争互相嘲笑对方的衣着品味。


“After you.”T'challa熟练地拉开玻璃门侧身让他先出去。
Erik一步上前扶住门沿,手臂夸张地在身前划成阿基米德螺线,单腿后移站定不动了。


“After you.”他假笑道。


“你从哪儿学回来的这些的?”T'challa皱起眉头。


“大学的时候学的。”这家伙满意地望着自己的堂哥摇了摇头还是先一步出了门,又一个华丽的谢幕,“你只需要接收到我对你的真诚。”


Tony Stark。T'challa在心里磨牙。



3
“头发不麻烦吗?”T'challa咽下奶昔,伸手去撩了一下身旁男人的额前垂下的长发,“出汗会黏在额头上吧。”


Erik还叼着吸管,瞥了一眼他收回去的手,突然一把抓住拉回到自己胸前——像美洲豹出击一般——他猛的贴近这人,嘴唇挨近得足够吻上T'challa的脸颊,压低的嗓音里笑意明显,“你是见过我汗流浃背的。”


国王唰的红了半张脸。“别闹。”他又皱起了眉头。


Erik不怎么友好地笑了一声,“我可以扎起来。”他朝T'challa比划了一下扎起长发又放下的动作,“只是我习惯了这样。”


“只是你不会扎。”T'challa学他笑了一声,“而我,在Shuri自己能解决之前,她的头发全是我包揽的。”


这完全是堂兄弟间的炫耀,Erik被他激笑了。“我允许你试试。”他挑衅地抬起一侧的眉毛。


“发绳?”国王在街角站定,学着他的挑衅伸出手。


呼——抽出一根香蕉黄的卫衣带子。


“你不该这样的。”T'challa坚持教育自家小孩道,他坚持了三秒,还是认命地捏起这条来自自己衣服的带子,另一只手一把抓起了Erik的长发。


国王的手指修长,修炼整齐的指甲力道恰好地划过他的头皮,激起一层陌生的舒服。Erik诚实地哼哼,微微后仰让T'challa的手指牵着他的黑发聚拢、抚平、最后扎成一束。

“好了。”T'challa仗着他后脑勺没长眼睛给他绑了个蝴蝶结,卷曲的头发收敛了张牙舞爪的气势,他现在像极了被安抚的猫。


“你还是第一个干这活的。”Erik甩了甩小辫子嘟囔了一句,“谢了。”他的道谢倒是毫不含糊。


“没什么。”T'challa从手背上拿下一根短小的头发,趁他不注意轻轻地放回他头顶,国王笑道,“这只是把妹妹换成了弟弟。”



4
“等一下,那你和那丫头也会像我们俩一样——”


“不,停下,Erik,我们不会。”


“这样好多了。”


……


“其实我也不是第一个对吧?我是说,第一个给你——”


“停,停,不需要继续下去了,我说你是第一个就足够了,闭嘴吧,陛下,这只是扎头发而已。”


“行吧。所以这是你欠我的了。”


“嘿!!”



5
“谢谢。”T'challa自然地伸手去接Erik手里的香草雪糕,这人却先一步收手闪开了。


“干什么?”扎起辫子的某人扯了扯后脑勺的“发绳”,朝他皱起眉头,再舔了一口手里的甜筒。


噢——所以他只买了一个。国王陛下心想。


“没什么。”他于是眨了眨眼睛,“我以为那是我的。”


“什......”“我以为你知道的,”T'challa赶在Erik想出法子嘲笑他之前继续道,语气真挚,“我以为你知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尝过香草味的雪糕,所以特意给我买的。”


说完他悄悄瞥了一眼Erik——很好,这人噎了一下。“你为什么之前不尝尝?”他的堂弟还在舔那个甜腻的雪糕球,疑惑的声音和浓郁的香草味穿过空气钻进了堂哥的脑袋里,他配合地扭头去望着这人,顺带货真价实地咽了口唾沫。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N'Jadaka,我们已经等到这个能穿着便服走在纽约街头的时代了。”他顿了一会儿,又放松地笑了起来,“当然,我还没等到你愿意帮我也买一份香草雪糕的时候。”


这话的杀伤力不小,Erik似乎是“切”了一声,接着又瞥了他一眼。“知道了。”他难得地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猫似的舌头一卷舔掉甜筒里的最后一勺香草雪糕——这个前杀人魔就这么站定在第五大道的街口,搂过自己的堂哥,结结实实地吻住了他。


水声太过黏腻,香草味顺着这人灵活得能给樱桃梗打结的舌头蔓延到他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惊讶之间T'challa模模糊糊地捕捉到了这人的一句“想吃直说别耍花招”......

他笑了一声,将这人渡过来的雪糕与警告一起咽下肚了。


“多谢款待。”行吧,他还是红了脖子根。


“狡猾的国王。”而对方是一如既往的嗤之以鼻。



评论(14)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