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首先非常非常感谢你愿意用心地告诉我这些,这是四月以来最让我感动的事,真诚地谢谢你。
夏天这篇桃糖也是我最喜欢的,很高兴我们的喜好撞在一起了。夏天也的确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季节,正如太阳蛋、太阳、柠檬汁、水枪……这些都是超棒的事物,明朗又开放,闪闪发光的,恰好匹配着我心中的桃糖。

然后我必须再次感谢你,为你完美地读到了我极力渴望表达出来的内容。不停留在表层,你真的走进了我战战兢兢创造的场景,你走进了这个被夏天充满的的后院,你看到了靠细枝末节拼凑出的美好。
这对于我而言就是最高的赞赏了。

这可真致命——不在于你是否在夸我,而在于你明白了我。说真的,“不止一次地阅读”和“有味道的语言”能让我抱头痛哭到明天早上。谢谢你,非常非常谢谢。

catheriiian:

@☼一大只川☼ 很喜欢川的桃糖,抄了最喜欢的一篇里最喜欢的一段,希望不要嫌弃。
 

最开始看这篇文的时候印象还算深,但真正沉迷的时候大概是第三次看的时候。记得我在这篇文的评论里说,明明没有反复刻画夏天,但是字里行间都是夏天。这一段给我的感觉是最明显的了。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太阳”两个字,仔细看发现是“太阳蛋”,根本不是说的太阳,但即使心中知道了这不是真的太阳,却受了这两个字的影响,一整段看下来觉得哪里都是太阳。
我知道川川在写的时候肯定没有想那么多,但是这种不经意达到的效果是很惊艳的。我意识到这个之后又反复咀嚼了一下这几句话,就越发觉得暖洋洋的。


以上是题外话。
 
 
我很喜欢这篇文,喜欢到在草稿本上默写它的片段,其实不是因为这里面的桃糖有多甜——或者说是不止因为此——最吸引我的是里面那种感觉和味道,抛开桃糖的故事线剩下的那种感觉和味道。

川川的语言很简单,也很简洁,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这倒不是说她写得不细致,相反,她写得很细致,但你绝不会想到用“细腻”这个词来形容,这就像龙应台和席慕蓉的区别。
我一直认为,驾驭语言的最高水平就是用人们不屑用的平常词,写使人惊叹的句子,传人们传不出的情。但我的这种看法是在看到她的文字之后才完全想明白的。谁都写过夏天,但她的是完全不同的,是用平常话写出来的短短二十四小时内几乎没有出门的、却充沛的夏天。
 
这使我想到香菱说的那句话(大概有个别字偏差):“分明就是很简单的几个字,读起来却好像千斤重的橄榄,好像非这几个字不可。”
川川的文就是由这样“非其不可”的字构成的,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发现的是“我们都会这个把戏”,第二次看发现了“维京人的笑话”,第三次看又发现了“拙劣的演技”,这些分明就是很简单的字,但读起来就是让人觉得舒服,不同寻常,并且越读越舒服,越读越觉得奇妙。

就像我之前说的——味道,她的语言是有味道的,越读会越有味道。


评论(2)

热度(28)

  1. ☼一大只川☼catheriiian 转载了此图片
    首先非常非常感谢你愿意用心地告诉我这些,这是四月以来最让我感动的事,真诚地谢谢你。夏天这篇桃糖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