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冬叉 盾铁 醉酒 注意:此处朗姆洛严重偏离角色


朗姆洛喝醉了,而巴恩斯很苦恼。

倒不是说他在担心些什么——毕竟这一屋子的醉鬼都是能下楼一挑一个加强连(往往更多)、这会儿来了外星人还能冲出去然后不缺胳膊不少腿地回来接着喝的,这点酒精量还不足以撂倒任何一位。至于他的朗姆洛,三个小时下来也还能走路不摇晃。

可巴恩斯担心的是他自己,因为喝醉的朗姆洛,好比几乎从来没有喝醉过但是一旦喝醉就粘人得能叫斯塔克启动二级预警的罗杰斯,会变得异常麻烦。况且他可没有钢铁侠的什么预警,他只有一条铁胳膊,而它完全拦不下他主人的丈夫。

“让我来瞧瞧我的小甜心。”朗姆洛喷着酒气凑近巴恩斯紧抿的嘴唇,屁股缓慢地挪过对方按在沙发上的金属手背。
“想我了吗?”一个湿漉漉的吻贴上他的唇角。
“嗯?”被吻的男人能清晰地感觉到那条灵活的舌头在绕着他的上唇打圈——该死地。

“朗姆。”巴恩斯深吸口气,拍了一把这人开始磨蹭他手背的屁股,“我们才没见三分钟。”

朗姆洛挑起眉毛,干脆抬臀肆无忌惮地坐上了他的大腿,“那一定是我,我太离不开你了。”他笑着低语道,然后重新贴上对方的嘴唇,轻柔地吮吸着。

如果铁胳膊有预警,这会儿该响了。

“我真是爱死你喊我‘朗姆’了。”朗姆洛赶在巴恩斯有机会捉住他的舌头之前匆匆离开,“再来,亲爱的,再喊一次。”

“朗姆。”巴恩斯在心里大呼救命,他一把揪住法定丈夫正在顺着衬衫内的肌肉纹理往下摸的手,“嘿朗姆,我们去吃点蛋糕怎么样?”

“不。”得到的是果断的否定和一个,呃,一个称得上十分下流的吻,“没有什么比得上你的——”
“斯塔克我先回去了!”巴恩斯猛的窜起来拉着他就跑。

“他们又吵架了?”正在享用红金配色蛋糕的美国队长皱起眉头望向电梯间。
“唔……这就不是家长该管的了。”钢铁侠耸耸肩,把插着“巴基”小旗子的那块蛋糕拨进了自己的碟子里。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