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有空再回来

探鹰


很难得的,Coulson扯起了鼻鼾。

他身旁的男人一动不动,只剩一颗疲惫的脑袋还在咻咻咻地运转——历史记录检索完毕,这是长官第一次(他们滚成一团之后第一次)打呼噜。

要不是因为他的呼吸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完美的节奏(很可能是培训出来的)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吹拂着弓箭手翘起的发尾,后者很可能早已拉满床底的弓将这个冒牌货射成了马蜂窝。
——说笑的,他现在没那个力气。
Coulson的整条腿正压在他的下身,除去这个显然不对劲的问题,Barton现在也的确累得浑身发疼。他完好的肌肉们都在哀嚎,没有因为这条结实大腿的压迫而呻吟出声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至于对方的鼻鼾,不,这会让他丧失接下来宝贵的七小时睡眠。

“Phil。”他的脸皱成一团。
身后的人动了动,极其轻微地,然后归于平静。

“长官。”Barton发觉自己听起来无助,只能寄希望于这个词去启动对方的什么潜意识开关。
“……Uh?”感谢上帝,这奏效了。

“我睡不着。”Barton尽力让自己听起来正常,至少不像个没事找事的Stark,“你在打呼。”
紧贴在背后的身体没有动静,过了好一会儿(Clint对于他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来清醒感到无比难以置信)才深吸一口气,“我以为我已经搞定你了。”尾音还泡在困意和鼻息之中。

操。Barton的脑袋大叫一声。

“你真的在打呼。”他现在不止是无助了,“以及,如果你打算知道的话,你还没完全搞定我。”
不,他的眉毛没有挑起来,语气里也没有挑衅。

“可能是。”Coulson动了动,转而埋进他的颈窝叹了口气,“可能是我太累了。原谅我。”

噢操。第二次大叫。

Barton闷出一个单音表示不满,不过管他呢,后面这家伙绝对又睡着了。所以再次澄清:他没有期待过任何一秒今晚会有第二轮,没有,他的长官累了,所以没有。

但不得不承认,今天的确是操蛋的一天。鹰眼最后叹了口气(学着某位鼻鼾先生)。毕竟Phil Coulson花光了他的所有力气去躲开难缠的Loki,光是凭这一点他就值得一两个诺贝尔菲尔兹或者什么奖。
原谅他了。Barton瘪着嘴闭上眼睛。


FIN.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