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旧文锁了
wanlson相关发言在🎺

*桃糖*



Robert在往手提购物篮里扔盒装方糖的时候,弯腰从儿童货架上拿了一包熊宝宝软糖。他知道这玩意意味着重复“噢我又没有忍住睡前不吃甜食所以我要去再刷一次牙了”或是“这个味道其实不好吃一个五十几的大男人也不该买草莓牛奶味”之类的幼稚问题,但他仅仅是站在货架前盯着手里陌生的全新包装,然后多拿了一包、还是旧包装的热带水果味。


他喜欢热带水果味,且一直都如此。



日常采购的清单皱皱巴巴,横竖满是他用指甲掐出来的“完成”。Robert驱车回家,将副驾驶位的车窗开到最大,任由洛杉矶用肆无忌惮的热浪与莽撞的风灌满他的鼻腔,也吹散他浴室里最后一支定型喷雾的杰作。他哼起没有名字的小曲,即使随性而为的音调一从唇齿之间吹出就会被风与热撞散,他也无所谓于自娱自乐。


况且风与热使他放松,正如拥抱与亲吻。



大街上的行人不多,阳伞下的双人位算得上有余。Robert泊好车直奔奶油甜筒而去,推开沉重店门的时候恰好遇见了一位旧同事。“还是奶油味?”他最欣赏的一位造型师走过来拍了拍他按在取餐柜台上的手背,“说真的Robert,你也该尝尝香草味了。”对方朝他笑道。

而他只是耸耸肩。“老熟人总不会出错。”他朝对方挤挤眼睛补充道:“比如说你。”

“而你总是这么迷人。”对方摆出无可奈何的模样。


后来他们靠在柜台上吃完了甜筒,互相道别然后走出甜品店。其实香草味也不错。Robert拍上车门的时候这么自言自语道。总有人喜欢不是吗?

不过他不打算说出这对话让他记起了谁,正如他不打算告诉同事,他其实尝过香草的味道。



把四五袋日用品拎进门再分门别类地放好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半个小时后Robert捶着肩膀在餐桌旁的吧台凳上坐下,浑身的肌肉松懈下来后他才发觉,自己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按日程表健身了。

我可不再年轻了噢。他叹了口气,咕噜咕噜地咽下滋滋作响的罐装苏打水,为喉管里发凉的微微刺痛感咽了口唾沫。他拿起木桌上的手机,多看了一眼锁定屏幕上照片里的自己,然后解锁、点开新消息通知。


无非是工作、工作、工作。Robert听见自己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像一声悠长的叹息。


他轻轻地按下锁屏键。


叮咚——屏幕重新亮起。

[Chris Evans]:有兴趣共进午餐吗?


桌边的男人愣了愣神,然后——啪嗒啪嗒——发送:当然。


叮咚——[Chris Evans]:想我了吗:)


Robert笑了起来。发送:一直都在:)


他回复的时候尾指挨到了桌面的熊宝宝软糖,他喜欢的旧包装紧贴着新包装而放。不过即使包装改变了,他也明白里面的软糖当然还是他和Chris彼此喜欢的味道,正如屏幕壁纸上,他们将小熊软糖盖满Chris的香草甜筒时那样喜欢。


叮咚——[Chris Evans]: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