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他一定很想你了吧。


老手机在枕头下嗡嗡作响的场景你梦见无数遍,有时夜半惊醒,还总以为是他的电话。这天手机真的响了,你将手背轻轻靠上去感受到它的震动时才开始慌乱,大约还有二十秒,他将要说的所有话都会转进语音信箱。你还是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说实在的你其实根本没用过这个手机,Stark phone的通话键不长这个样子,不过你对这个按键功能的怀疑还是到此为止了,止于你按下后,手机发出的第一个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音节。
Cap。他这么说道。好几年前生产出来的扩音器似乎有些失真,你开小差地心想,半个月前他在电视上宣布那条你当然已经忘了内容的条约的时候,声音貌似没有这么沙哑。
你憋出了没有意义的一个哼哼,表示你还活着还在听他说话,他停顿了一会儿,或许是在组织语言,又或许是在努力克服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们从来没有联系过的尴尬。等他重新开口后一切便迎刃而解了,没有Stark式的玩笑话,但你们难得的谈的不错。他说了很多,其实你都知道,他说他需要你的帮助,而你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我会回来的,Tony。你答应他道,同时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起,你的声线也变得和他一样粗糙了。
然后你们礼貌地道别,你试探性地按下了通话键旁边的那个红色的按钮——嗒,他的呼吸声消失在了手机里。你闷在胸口的一大口气终于抒解出来了,你坐在床脚,回想五分钟前的通话内容。他没有提他结婚的事情,没有提蜘蛛侠的事情,简略地带过了阿斯加德的悲剧,介绍奇异博士只用了十二个词……等等,那么这五分钟里你们到底聊了什么?你绞尽脑汁地一遍又一遍地重温着他的声音,噢好吧,你想起来了:他说了三句“很高兴你的手机还有电”,五句“我想我需要你”,十句关于新盾牌的改良,除此之外,还有一句“好久不见”。
你挫败地把脸深埋进臂弯,右手紧握着将老手机捏得咔咔作响。老化了的塑料外壳可能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但是这一刻还有谁在乎这一点呢?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而你,你要回家了。


他一定很想你了吧。你快点回家吧。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