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只川☼

最重要开心。

时候未到,不开长篇。

【桃糖】We are one.

送给唯一的@Grass☘ ❤️🧡💛💚💙💜💗
祝大可爱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的心头好😭😚




Chris Evans被绑架了。


在走下那辆车窗都被挡实的“黑车”之前,他还发了条短信给联系人的第二位,告诉对方他今晚不回去吃饭。而等他的亲弟弟、这件事儿的知情者也是亲哥个人信息出卖者的Scott Evans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Chris已经被绑架犯拖上私人飞机了。

不过当然,别担心,他的待遇不错,起码能手边摆着这飞机上的最后一听(已经被人喝了一口的)可口可乐,望着机窗外的美利坚大好河山,然后问问他对面的绑架犯:“今晚吃什么?”

而他的绑架犯、正在一边撕自己额头上的假眉毛一边疼得抽气的Robert Downey Jr.先生对此做出的反应是:“唔……不知道。”

看吧,这可不是优秀的绑架案例。



这是一场密谋已久的绑架,而要问Chris的绑架是什么时候开始,这可得追溯到他今天上班之前。或者说得准确些,是他开始工作的前十分钟,在他琢磨今晚吃什么的时候。

头发直直竖起、穿着厚实警服的Evans先生当时正站在更衣室的门后,双手忙着把衬衫的下摆塞进西裤里。然后一位工作人员敲敲门进来了。
“Chris?Elsa说这位是你今天的助理。”她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应该是Elsa发过来的)短信,“你待会儿貌似要加班了。”她抬起头笑了笑。

接着她就这么在Chris疑惑的眼神中撑着门让身后的“陌生男子”跨进了更衣室,在Chris反应过来之前关上了门。

啊?加班?他今晚还约了Scott去看球赛。

“你好?”Chris一头雾水。

“好好好你好你好。”来者出乎他意料地没有一点生疏的意思,快步走上来一把握住他的肩膀,脸上的笑容大得能把他的眼睛挤成一条缝,“好久不见亲爱的。”

Chris一头饱和雾水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这位“代理助理”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基于你马上就要上台了,我想等你下台了我们再聊也来得及。”

“不等等!”Chris皱着眉头叫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

噢操

他看见他的“代理助理”把他的墨镜摘了下来——而Chris绝对比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个人(除了Downey他爹妈)都更熟悉这双眼睛的家伙。绝对。

“你怎么在这儿?!”Chris这下是实实在在地尖叫出来了,好在Downey捂嘴的手伸得够快才没把门外的女士们吓得鞋跟离地。

“Dorito嘘……冷静点。”贴的假眉毛有将近一寸宽的Downey摆出一个为难的表情,“等你工作结束了我们再谈这个好吗?我会在后门等你……”

“但是Downey这……”救命,Chris的脑袋哀鸣道,他可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人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出现在他面前。

“好了好了Evans。”Downey执着地扭开更衣室的门把手,转回来堪称严肃地瞪着Chris,“现在先把你的坏警官结束。”他指着门外,脸上写着“这不是靠‘Downey……’能解决的问题了”。

“Downey……”
“不。”

Chris站在台上鞠躬的时候还在怀疑这个男人是上帝专门派来教会他“如何在两分钟内接受核弹那么大的精神冲击再平复好心情去上台演那个该死的警察”的。



等“那个该死的警察”结束,Chris已经快被自己脑袋里嗡嗡叫着“DowneyDowneyDowney”的蜂群逼疯了。不是说他这几年来的心理素质没有被锻炼起来——而是说,拜托,他们已经几个月没见过面了,连Face time都没有的那种没见过面。谁家的短信比得上这位先生的真人?

“Downey。”Chris的眼睛黏在这人身上,“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双脚会踩在纽约的剧院里而不是英国的马场里了吗?”

“我的确很想现在就把一切告诉你。”Downey的为难的表情又一次出现了——这很可能是装出来的,Chris猜想——“可按照行程,你现在必须赶往下一个工作点,所以原谅我,Chris,我们路上说好吗。”

“下一个工作点?”Chris皱起眉头,“所以你真的是来顶替我的助理的?”

“不全……是。”Downey含糊其辞,然后赶在Chris继续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个不停之前拉开了剧院的后门,“这边请,Mr.Evans。”他笑道。

“我该对这抱有怀疑心态的对吗?”

“当然了。”Downey啪嗒一声落上门锁,“毕竟这可是绑架。”



这不是Chris第一次上这架飞机了,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不知道目的地的情况下上来。
“我们去哪?”他皱着眉头问机门边的男人。
“呃……有你的工作而需要你过去的地方。”
“你没说实话对吧?”
“我尽可能了。”

狡猾的男人。Chris心想。

他于是也没有再问目的地,只听话地坐在位置里喝他的可乐,然后在心里琢磨他这个总让人猜不中下一步的情人到底想干什么。
“今晚吃什么?”他随口问道。
“唔……不知道。”Downey正靠在座椅旁撕他那两根好笑的假眉毛,“这得看你的客户想吃什么了。”
“所以我有一个客户。”Chris皱眉。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样的……”Downey又开始含糊其辞,“不过放心,你见过她……也可以说是认识……”
“所以是一位女性。”Chris打断他。
Downey一下子噎住了。
“我认识的女性。”
Chris挑眉。他也许能在着陆之前问出点什么。

“我的大明星。”Downey走过来靠上他的座椅,“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因为对方让你保密?”
“而你不怎么配合工作。”Downey干脆放弃那根眉毛,俯下身在他的发旋处落下一个吻。
“也许你可以告诉我。”Chris按住他的脖子,然后仰起头捉住他的嘴唇,“然后相信我会装作一无所知。”
“不太可能。”Downey和他唇齿相贴着嘟囔道。
嘶——“噢嘿!”——Chris猛的撕掉了他的假眉毛。



Chris中途睡着了,失去了靠飞行时间估算着陆地的机会。不过那没什么,他摸了摸肩膀上的这颗脑袋,他很乐意用这个来交换“陪Downey睡觉”。

窗外的景色千篇一律,无非还是美利坚上空的云层。Chris的手指缠在发丝上打着旋,窗外夕阳的暖光投在他的指尖和这人的发尾,反射出柔和的光。
“Downey……”Chris的吻轻轻地落在他的头顶,“谢谢我的客户,让我被你绑架。”

他听见这家伙在偷笑了,而他知道这些都会算进总账里,等这次绑架结束之后再好好地计回来。



“呼……啊。”走在前面的男人站在机门前伸着大大的懒腰,“我像是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的确不像是个负责的绑匪。”Chris耸耸肩笑道。
机门缓慢拉开,Downey转过身想反驳些什么,机舱下传过来的一个声音却先一步打断了他——
“Evans——!!!”
Chris探头一望,望见了一个踩着楼梯跑上来的Scarlett。

“好久不见!”剪着利落短发的女人抱了抱这个还楞在平台上的大个子,“你可总算到了。”
Chris一下子怔住了。“你……”他张大了嘴说不出话,猛的转过去瞪着一旁笑得眼睛都眯起的Downey,“所以我的客户是Scarlett?”
“还有你的Chris兄弟。”Hemsworth的白衬衫出现在Scarlett身后,是一如既往的不扣好扣子,然后他习惯性地一巴掌拍在了Chris的胸上。
“以及看起来不打算爬上来的Jeremy和Mark。”退到一旁的Downey补充道,他在看见Chris难以置信的表情时笑红了脸,“怎么样,喜欢这项工作吗?”
“不能再好了。”Chris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步上前用拧麻花的劲儿搂住了这个脸上写满了骄傲的男人。
“我告诉过你的。”他似乎听见Scarlett这么对Hemsworth低语道。



“那么今晚吃什么?”Chris坐在前排发问。他的激动劲儿和拥抱好友们的力气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这会儿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
“要问老大了。”Hemsworth戳了戳Downey的手臂。
“我今天只是个绑匪。”Downey举手投降,“Scarlett才是老大,问她。”
“我想这该问人质。”Scarlett扭过头看向同排的Chris。
“同意,我们这几天已经把这周围吃过一趟了。”Jeremy一把拍在Downey的大腿上,忽略了对方的痛呼,“所以听Chris的!”
“同意!”Mark一把拍在他的另一只大腿上。
Chris为此大笑起来。“那……”他摸了摸下巴的胡渣——
“我们去吃土耳其烤肉吧。”


FIN.


评论(13)

热度(218)